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巍澜】【吸血鬼巍巍x猎人澜澜】以吻封缄【4】(慎点!!!易精分!)

昨天脑子昏了,竟然没发古代的部分。。。

简介:从前有这样一只吸血鬼,他踽踽独行数千年,只为等一个人……

3

 

【古】



沈巍将那个孩童寄养在村子的一户农家里。


多少年后,沈巍再次路过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激动与惊诧问道,“恩人?”


他寻声回过头去,看了许久,才从那副干瘪的身躯上找出当年那个孩童的影子,他微微一笑,“是你啊。”


沈巍从未想过“他乡遇故知”这类人生四喜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因他从未有什么他乡、故乡之分。


他们来到一户农家,老人奉上一杯茶,说道,“昔日便感觉到恩人不似常人,今日见您几十年容貌未变,原来自己果真遇到了仙人。只是那时太过年幼,竟一直没有机会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沈巍放下茶杯,摇摇头,“我不是什么仙人,再者,我答应的是你爷爷,所做的也只不过是履行誓言罢了,与你并无瓜葛。”


谁知那老人听后笑了起来,“我小的时候便觉得您有谪仙一般的外貌,却也有谪仙一般的冷清性子,今日一看,依旧如是。”


沈巍听后愣了一下,或许是刻意,或许是活得太长久,他最不愿细细感触的就是时间的流逝。游历人间的这几十年间,他也从未在一个地方太过留恋,于是也没有人间离别的泪水涟涟。


沈巍轻声道,“人生八苦,我少了一味,这样不好吗?”


“爱别离?”老人反问后嗤笑一声,“你知道小时候的经历让我明白了什么道理吗?”


沈巍知道对方不需要自己的回答,果然他继续说到,“我从小失去亲人,于是刚来到此地时并不能感受到一般孩童的快乐,甚至别人遭遇不幸也感觉不到难过,久而久之年龄渐长才和身边的人熟识起来,不是因为他们心智不成熟,而是我过早的经历了苍桑……后来我便知道,人生一大幸事就是能在应有的年纪经历应有事,苦楚算什么?谁这一生没有失去和别离,没有这些还算什么人生。”


沈巍看着眼前的人,脑海中浮现出另一位老人,他逝世前躺在一块巨石上笑着说“当平民百姓好啊”,他想,那位老人的愿望应该实现了吧。


微风吹过桑树发出沙沙的声响,两人望着屋外,一时有些沉默。


过了许久,沈巍听那人叹了口气,说道,“我知你这一生太过漫长,你为了不伤人伤己于是尽力冷着自己的性子,不过长生不代表已体会过人间滋味,何况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并不是无欲无求。”


那老者的双眼不似年少时清亮,但多了洞察人心的沉稳和坚忍的力量。


沈巍想,自己该走了。


老人看他起身也没有挽留,他将沈巍一路送到偶遇的地方才止住脚步,他问道,“仙人将要去哪里?”


沈巍不答。


“那么仙人可会再来?”


沈巍沉默。


最终他回身一拜,拂袖离去。





【今】

 

 

沈巍知道赵云澜其实第二天就清醒了,但他还是磨磨蹭蹭的拖到三天后才去看望,而且是在主人熟睡的时候。他自从被赵云澜的血刺激后,虚弱的神经还在敏感期,对方哪怕一丝微妙的气息都能像布满汽油的密室里的火煋,将他的意志一下子烧灼殆尽。于是,堂堂斩魂使外加吸血鬼大人,竟然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扒在医院的窗外,目不转睛的盯着病床上正在休息的人。


明明只有几尺的距离,却让他看出了千年的长远。

 

 

他颤抖着双手想要推开窗户,刚开启一缝隙便被那人扑面而来的气味差点掀飞出去。

 

 

沈巍猛的关上窗户,用不甘的眼神看了那人许久。终于,他叹了口气,从身上摸索了一下,用仅剩一格电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在看到那人枕边一小片微光亮起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在那之后,他两天没有出门。


白天还好,即便他拉着窗帘也能感受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那是一种生命的气息,即便可望而不可及,也能让他保持内心的平静。夜晚就不一样了,夜不能眠是沈巍最先体会到的却也是最难适应的作为吸血鬼的“副作用”,他虽多年混迹在人群之中,早已习惯了人类的作息方式,但是当万家灯火熄灭之时,他不会像其他同类一样把夜晚当作寻欢作乐的天堂,于是只能干巴巴的“终夜长开眼”,这应该是对他违背吸血鬼本性的最严厉的惩罚了吧……

 

 

沈巍将自己倒挂在墙上,看着远处明明灭灭的灯火,他忽然感觉到喉咙处有轻微的灼烧感——闻到那人的血的代价,于是他走去厨房的冰箱拿一个血袋,在他叼着血袋路过客厅的时候,一个气味让他浑身一震,他像是被人一枪击中了一样,砰得一声撞到了墙壁上,他瞳孔微颤,紧紧盯着门口。

 

 

紧接着,像是为了印证他的判断,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那人似乎有些不确定,敲得十分谨慎,“请问是沈教授的家吗?”


沈巍手里的血袋掉落在地上,流的满地都是,他则顾不了那么多,只想屏住呼吸,用力捂住自己的口鼻。


可是那人的气味仿佛从七巧涌进沈巍的身体里,所到之处火烧火燎,他的面色苍白,额头爆出青筋,全身都在昭显着嗜血的欲望。


沈巍奋力抵住墙角不敢松手,他甚至没有放任自己逃跑的勇气,他害怕手一松,自己就会不敢不顾的冲向门外的人。


然而那人却临危而不自知,依然执着的问,“沈教授是我赵云澜,您在家吗?”


沈巍一动不动的盯着门口,心中还飘过一丝希冀。然而,他等来的是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


沈巍脑中的一根弦崩了。


他想,完了。


特调处溜门撬锁的本领怎么会差呢?赵云澜想着自己这是关心下属不算违反纪律,又想着那个看起来还没自己劲儿大的吸血鬼也太无法无天了,发个短信就当请假了?让我揪回去一定……


他一边想着一边推开了防盗门,脑子里的想法还没跑完,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黑影狠狠抓住,他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钳制住,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然后被重重摔到了地上。


赵云澜的后脑勺疼的发麻,身下透过衣衫的却是一片粘稠而冷腥的血液。他眼冒金星,浑身散架一般瘫倒在地上,模糊中看见那个身影以非常人的速度栖身过来,用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脖颈。


赵云澜被掐到窒息,他看着那人近在咫尺的被鲜血浸润过一般的瞳仁,艰难的挤出两个字——


“沈巍……”


然而,那人的表情像是在压抑着狂妄,他舔了舔尖牙,俯身刺穿了赵云澜的颈动脉。



tbc



最近家中变故,无力写文,这一更是之前的存稿,有些少,被我拿来当这一次的周更了,小学生文笔,大家随便看看就忘了吧。







评论 ( 12 )
热度 ( 60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