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罗浮生x章远】在终点等我的人是你(上)(学霸和校霸?)

看到@小冬末大大的图突发的脑洞,于是本来想写早恋组的我要了授权写了校霸(好像也不是哭瞎(ಥ_ಥ)),不过也算是早恋了吼吼吼,umm所有的不适都是我的,所有的优点都是因为大大的图太美好,估计下一更完结。

真小学生文笔,绝对小学生文笔!!!大家随便看看就好哈。

 

 

在终点等我的人是你 by 言凉

 

 

1.

 

操场上斑驳的树荫间,是不知疲倦的蝉鸣,大声叫嚷着人们倦怠但又难以压制的精力。

不过,今天龙城高中高一七班的课间有些反常,男生没有叫喊着约着一起打篮球,女生也都在走廊上压低声音闲聊,午休的时候更是没有一个人在班里。

原因无他,那个经常神龙不见尾的罗浮生来学校了。

 

洪帮二当家的儿子睡觉,有谁敢打搅呢?

所以当转校生章远第一次踏进这个教室时,只看到了一个趴在最后一排的慵懒的身影,那人一旁紧闭的窗户模糊了外面喧闹的声音,微卷的发梢随着他的呼吸缓缓起伏,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的剪影变得格外清晰。

 

章远环视了一周,发现只有正在睡觉的人旁边有一个位置,于是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慢慢收拾着东西。

然而,罗浮生其实上午第二节课的时候就醒了,他能听出同学们小心翼翼的动作,但是那种细小的摩擦和故意压低的气声反而更容易引起他的烦躁,他心里憋着一股火,干脆继续趴着。不过那些人也够识趣,午休的时候果然没回来,呵,或者说是不敢回来。

 

可是真的有一个不识趣的来了,而且还坐在了他的身旁。

罗浮生不太认识班上的同学,但是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身边这个混合着青檬和薄荷气息的人。

谁都不会料到,洪家二公子其实有轻微的洁癖,他一直觉得班上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是臭臭的,汗臭味,或者熏得他头晕的香水味。

但是这个人让他想到海,还有七月的香樟。

 

他把头从臂弯间抬起,看向旁边的人。

那人像是感应到他,收拾桌面的动作顿了一下,一边摸着头一边看过来,阳光在那人笑弯的眼中闪出灿烂的光晕,“抱歉啊,吵醒你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新来的转校生章远。”

罗浮生先是被那人的笑容恍了一下,看到那人伸出的手后也没回握。他说了句“罗浮生”就又把头低下睡觉了。

他在臂弯里想:这应该是自己记住的第一个名字吧。

 

2.

 

身边多了个人并没有让罗浮生感觉不适,相反章远身上的气息让他更易入睡。况且那人情商在线,在罗浮生表明不想交流以后就没再打扰过他。

不过,当罗浮生发现比自己还能睡的人的时候是有些好奇的,毕竟自己有时候是嫌麻烦所以装睡,那人是真的能睡一天。

他发现那人是真困,基本从上课铃响后就开始打哈欠,中间会像磕头虫一样挣扎一会儿,不过还是敌不过睡意,在下课铃响之前一定会鼻子冒泡。

 

老师同学们发现他这个习惯后大跌眼镜,不过也只能纵容,也难怪,像他这样性格好还是学霸的人哪怕在新环境里也会很快成为宠儿。

班主任一开始不知道罗浮生那天会来学校,于是让刚来的章远先到教室里随便找个地方坐一会儿,下午再正式介绍,所以,下午看到这两个人摊成两坨趴着睡觉的时候着实受到了惊吓。不过介于两人相安无事并且班里确实没有其他单着的桌子,也只能这样了。

反正罗浮生应该不会经常来学校——班主任这样安慰着自己。

如果他知道两人之后的故事,应该会后悔的哭出来吧。

 

此时,罗浮生醒着,章远趴着,同学和老师看着。

罗浮生不太习惯太多的人的注视,于是为了尽快结束,他碰了碰一旁的人。

“嗯?”那人睡的脸有些发红,双眼迷蒙的睁着,在阳光下显得晶莹透彻。

罗浮生有一瞬间有种“这人挺好看”的感觉,不过这思绪一闪而过,他清了清嗓子,冷声说,“你被点名了。”接着像是懒得再看对方一眼,把头偏向了一旁。

那人瞬间清醒过来,看见周围的目光后于是脸变得更红了,他头上顶着睡乱的呆毛从教室的最后走到讲台,开始解答那个困住全班的题目。

 

粉笔在黑板上沙沙作响,罗浮生又把头偏向黑板,看着那个裹在宽大校服里瘦瘦高高的身影。

或许是下午的时光太过漫长,他的思想也开始游走,他想:那人一到做题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从背影都能想象出眉头微皱一脸认真的样子。

在写满一张黑板后,章远在一片喝彩声中转身。他回到座位上时,罗浮生已经把目光放到了窗外。

他看着一旁帅气但冷漠的同位,轻轻叹了口气,但还是说,“谢谢。”

那人侧着的身影不变,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说,“嗯。”

这是罗浮生着一个星期来第二次回应他。

第一次是两分钟之前。

 

3.

 

“大哥,我不想去学校,“二少也只有在洪帮大哥面前才不至于懒得解释,”我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

”怎么不是一类人?你是七老八十了还是智力有问题了?“大哥一脸痛心疾首。

“我上学有什么用?我又不会真的去参加那什么高考。”罗浮生皱着眉头,“能不能别再让我这么浪费时间了?”

“什么浪费时间?”大哥喝了口茶,“你呀,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看帮派里和你年龄一样的不少,他们哪里能像你一样去读书?再说高考也不是……”

”不是!“罗浮生看这情势不对有点儿急了,”明天就要去坐馆了,我上什么学啊?!“

 

这句话一出,对方反而冷静下来,洪帮大哥坐下喝了口茶,沉吟着说,,”明天你不许去。“

”凭什么?您不都答应我了吗?!“

”我答应你什么了?“

”你,你之前明明就!“太久没说话就是不好,自己连怎么吵架都忘了。

对方叹了口气,一向恣意的老大哥竟然有些苦口婆心,”二哥去世的时候,我就答应他一定不强迫你入帮,所以我之前答应你的是,在你想清楚自己想要干什么之前,不许跟着我们一起去坐馆。“

 

罗浮生站在那里双腿像灌了铅,他胸中有洪流汹涌却无处释放。

他慢慢攥紧自己的手,在跑走之前说,”明天我还是会去的。“

 

他走的时候门外有些阴沉,夏天特有的闷热让他感觉似乎拧一把空气就能抓一手水出来。

罗浮生有些浑浑噩噩,他被帮派里的朋友揽着不知道走去哪里,直到看到一个抱着篮子的身影才有些清醒过来。

他忽然有种在对方那双澄澈双眼下无处遁藏的恐慌,他连忙问两侧的人,”你们这是带我到哪儿了?“

 

”和着生哥刚才一直没听小弟们讲话啊,不给你说了嘛,新开了一个饭店,兄弟们看你不开心,过来大吃一顿,“说完他还冲抱着烧烤器具的章远说,”看见没,生哥来了,还不快点儿哎哟……生哥你打我干嘛啊!“

罗浮生咬着牙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小弟,感觉自己从未这么丢脸过,他拽着那人说,”吃什么吃,都跟我走!“

一旁的章远看着风风火火的这些人,低头笑了一下,然后冲着那人的身影喊,”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吃饭吧。“

 

4.

 

众人从未见过生哥紧张的样子,毕竟他可是连洪帮大哥的命令都能毫不留情的怼回去的人。于是当罗浮生如坐针毡的时候,一旁人完全没有了之前吆五喝六的气焰,比他还如坐针毡,各自思忖着这个瘦瘦弱弱的少年是个什么来路,让生哥这么忌惮。

最让兄弟们惊讶的是,罗浮生居然主动跟人搭讪了。

他们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生哥也只能想出这个方法化解尴尬。

 

”咳,你……这家饭店是你开的?“

对方摆餐具的手顿了一下,眨着眼睛对他说,”我有这么厉害吗?“他笑着说,”是我亲戚的饭店,刚开张人手不够,我妈听说我在家里无所事事,就把我打发帮忙了。“说完还摊手做了个很无奈的手势。

”哦,那你……很厉害。“

”嗯?“那人愣了一下,然后笑弯了眼睛,有些揶揄的说,”我哪有生哥厉害。“

”那当然,我们生哥可是……哎呦,生哥你为什么又打我?“

 

罗浮生扶着额,他十分想把自己这些扶不上墙的兄弟都踢出去。

不过他看着那人笑得更开的神情,自己也不自觉的气笑了,”呵,你还真是胆大,“这一笑,尴尬消退了不少,洪帮二少的气势似乎又回来了,”一般他们都恨不得多的我远远的,只有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引狼入室。“

 

章远听到最后四个字时愣了一下,无论是老师委婉的提醒还是同学私下里的传闻,他其实从一开始就了解到了罗浮生不同的背景,不过说他心大也好,第一印象太过重要也好,别人眼里的瘟神在他的心中一直是趴在桌子上的那个干干净净的少年,或许冷淡了一些,或许有时目光锋利了些,但是在章远心里那只是属于不同人的气质。

甚至刚才他还以为这只是一次同学间的聚餐。直到那人刚才用语言警告着彼此的不同,他的心情才突然失落下来。

 

他看着自己引进来的”狼“们,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那就只能在生哥看在我们同位的份上饶过我了,“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去看看还有什么要帮忙的,你们有事请叫我。“

 

他怕了——罗浮生看到那人快步走出去的身影以为道。

也好,我们本就是不一样的人。

 

”砰“的一声,啤酒的泡沫涌了出来,罗浮生到了一杯一饮而尽,冰镇的啤酒让他僵硬的神经突然清醒起来,他对周围的兄弟说,”这家饭店以后不要再来了,也不许捣乱。“

窗外一阵轰雷,倾盆大雨终于下了起来。

 

5.

 

第二天,章远没见到罗浮生。

 

他昨天去他们的包间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了,并且得知他的亲戚的饭店是龙城唯一一个不用交保护费的饭店,谁的手笔不言而喻。

章远设想过很多种第二日相见的情景,感谢他吗?但是那人明明已经划清了界限,难道要不理他吗?章远感觉自己有些不忍。

干什么嘛!章远把自己的一头乱毛揉的更乱了,既然不想有更深入的交情,干嘛要照顾我。

 

然而罗浮生没来上学,章远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有些失落。

 

这一天他在课上并没有睡着,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刚有睡意就梦见自己从高空下坠,然后心跳加速着醒来。还有一次他梦见自己的手上满是鲜血,从手掌一直蜿蜒到小臂,如一朵正妖艳诡异的花。

他心悸着醒来,在下课铃声中背起书包,慢慢走出教室。

他想梦都是自己的潜意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自己真的害怕了?

他刚想到就马上否定了自己,那人给他的感觉从来都不是威胁。

 

他还在昏昏沉沉的想着,就听见前方有人大声喊着,”抢劫了!有人抢我的钱包!“

一个身影狠狠的撞了自己的肩膀一下,然后继续向前跑去。

”别跑!“章远条件反射一般扔下自己的书包追向那个逃跑的身影。

在就要追上的一个瞬间,那人转到了另一个路口,章远反应不急被台阶绊了一下,膝盖狠狠的磕在沥青马路上,一时间竟疼的站不起来。

 

他还想挣扎着起来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停在他身边,入眼的是一只精致的皮靴,还有车上的人伸出的一只手,”上来,“那人声音还是冷冷的,”我带你去追他。“

 

6.

 

钱包的失主也是个高中生,女孩不太敢接近罗浮生,于是一直感激着章远,”真是多谢你们,我本来以为追不回来了,那个人逃跑的时候我都没反应过来,真的是太感谢你们了……“

此间罗浮生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发现原本以为会很外向的章远竟然有些羞涩,那人随着女生的道谢一直摆着手,脸颊也渐渐发红,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让人有些想欺负。

 

罗浮生发现自己嘴角不经意间的弧度的时候心口突然滞了一下,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和章远的眼神对上了。

章远看见那人眼中的笑意咬牙想——那人不会是怕麻烦才平时一脸冷冰冰的样子吧。

 

在对方非要请客表示感谢,一定要章远联系方式时,罗浮生终于等的不耐烦了,他鸣了几下笛,打断了那人的喋喋不休。

“差不多就行了,快上来,我送你回家。”

章远如蒙大赦,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像一只瘸了腿的兔子蹦蹦跳跳的坐到摩托车的后座上,刚摆了摆手,就被罗浮生一个油门带走了。

 

那人车开的很猛,章远的刘海被吹得挡住了眼睛,于是有些小心翼翼的扶上那人的腰。

夏天他们都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那人手心的温度传递到罗浮生的腰间让他有一瞬间的心跳加速,他咽了口唾沫说,“你抱紧。”这种小猫挠一下的瘙痒太折磨人了。

于是章远哦了一声,慢慢环上那人劲瘦的腰。

他感觉自己的脸上有点烧,咬牙唾弃着自己“都是大老爷们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然后打着哈哈说,“多谢生哥刚才解围了,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哈哈。”

 

生哥每天听到的夸赞太多了,于是章远小朋友只得到了一个冷淡的“呵”。

 

校园里的交际花发现自己每次遇到这个人就开始丢盔卸甲,他沮丧地叹了口气,说道,“生哥,你把我放下来吧,不用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你自己怎么回去?”这次那人像是同情他一般很快回应了他,“蹦回去吗?”

 

章远确信自己听到那人的轻笑了,于是在那人的腰上掐了一下。

罗浮生没想到这一下,两手猛地一抖,喝道,“别乱动!”

章远可不怕他,“不许你取笑我!快把我放下来!”

 

罗浮生感受着在座位后面乱动的那人有些好笑的想,这人平时在老师面前一副成熟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吗,怎么和个小孩子一样?然而他是不会把自己的所思所想说出来的,于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强硬的一句,“你家住哪儿“。

于是后座的人只能认命的报出自己的住址。

 

章远到地方下车的时候,罗浮生扶住了那人的手腕,谁知他嘴里“嘶”了一声就要往回收手,罗浮生来不及松手,于是那人相当于被他拽了一下一头栽进他的怀里——很疼的那种。

“你的手怎么了?”罗浮生为了不让那人摔倒,只能忍疼扶住那人的头部按向自己的肩膀。

 

太近了,真的太近了,连对方脖颈的气息都弥漫在鼻尖。

 

章远依偎在他怀里眼冒金星的“哎呦”了一声,反应过来后一下子弹到一旁,从头到脖子变成了一只熟透的虾,“手?啊手,之前摔倒的时候蹭破皮了,没大事儿。”

 

罗浮生本来感觉没什么,不过看见那人的反应后,心跳竟然也有些加快。

他不是没交过女朋友,相反他曾经有段时间每天身边都必须有漂亮女生,不过他看着眼前被撞的眼角含泪、满脸通红的章远,突然感觉之前的那些都没有眼前的这个动人。

 

他想自己一定是魔障了。

因为他听见自己犹豫了一下问,“你害怕吗?我刚才打人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章远挣扎的起不来的时候心里突然特别愤怒,于是抓住那人时手下也没有留情。

 

章远摇了摇头,笑着说,“是狠了点儿,不过这样他下次应该就不敢了。”

罗浮生发自内心的笑了一下,伸手抹掉那人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的的一抹灰尘,说了声“明天见”就加大油门开走了。

 

章远看着那人绝尘而去的身影想:那人笑起来还挺帅的。

 

tbc

 

我打算先把脑洞都写出来嘿嘿,之后慢慢填,要不然憋着太难受鸟~

评论 ( 20 )
热度 ( 224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