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胡杨x杨修贤】爱上双子座(上)

我错了,我一下子都删了(눈_눈)



爱上双子座 by 言凉



1 缺点

杨修贤的朋友很多,三六九等参差不齐。除了没几个真心的以外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点——

“你什么星座的?”

“双子吧。”

然后对方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一开始杨修贤没怎么往心里去,究其原因是他太懒,懒得问自己不怎么关心的事情,除非他闲得无聊。

于是,在实在闲的无聊的一天,他打开了度娘。

“双子男性格分析”的网页里密密麻麻写着许多杂七杂八的运势,他越过爱情运势和配对指数直接找到了“优点”这一栏,心满意足的看了起来。

思维敏捷,擅长策略,有领导风范——嗯,自己开了个小酒吧和画廊,也算有所成。

好奇心强喜欢刺激,充满无止境的探究精神——唔自己确实喜欢玩儿,画廊一年里总有半年挂着歇业的牌子。

风趣幽默,人缘极佳,双商爆表——那还用说,自己可是三分钟就能和陌生人称兄道弟的人。

于是他也一脸“原来自己是那么厉害自己果然符合双子男性格”的表情。

他美滋滋的看完褒奖,十分大度的瞥了眼缺点。

太过多情或是无情,属于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典型——嘶,自己虽然热爱帅哥美女,但也不至于无情吧。

在爱情中躲躲闪闪,不停猜忌,很可能错过自己的真爱——我艹竟然咒我。

内心是个抖m,喜欢平视宠着你,发疯的时候能镇住你的人——呸呸呸,能镇住我的人还没出生呢!爷还没玩儿够,镇你个大头鬼啊!

垃圾算命的,不看了!

杨修贤向来不和自己的心情过不去,说不看就不看,并且很快将其抛在脑后,打了一通电话就约了一群朋友去了酒吧。


2 记账


酒吧里不同颜色的鸡尾酒在吧台上摆了一排,一群人一脸坏笑的看着最后一个来的杨修贤。

“小贤贤,你可来晚了,是不是该罚啊。”

杨修贤知道这些人是故意整他,时间是他定的怎么会来晚,只不过这一群熟到不能再熟的朋友聚在一起真没什么新把戏可玩的,于是他也懒得计较。

“哟亮哥,那你说怎么罚。”

那人显然来之前已经喝了点儿酒,于是大手一挥,“就这一排,干了它,”他打了个酒嗝儿,补充着,“不干就不够意思。”

那一排有四十杯,基酒的度数都不一样,不过其实要命的是那39杯摆在鸡尾酒之间的子*弹,虽然容量小但每一杯都是高纯度烧死人不偿命的那种,他咽了口唾沫,“亮哥,您这是想让我直接进医院啊,咱少喝点儿呗,我倒了也没意思是不是?”

别人也开始劝着另一种惩罚方式,本来就是玩儿嘛,让人这么痛苦干什么。然而,有一句话叫酒壮怂人胆,平时不声不响的亮哥今天偏偏执拗起来,“怎么着,不给面子啊,爷陪你!今天的酒爷都包了,就陪兄弟你,够不够意思!”

包个屁!杨修贤在心里mmp:先倒下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他叹着气看着这群人,忽然有点儿后悔叫他们出来,他想现在就拉了电闸在外面挂上拒不接客的牌子,他想让自己在仓库的某个角落窝着直到全世界都安静下来。

可是他不行。

所以说,自由个屁。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感受到一道躲闪的目光——他一向对别人看他的目光很敏感,就像他知道自己在人群中是多么的耀眼。

他勾起嘴角,调动起自己最能引诱人的气质向吧台走去,那里坐着一个人,在他靠近的时候后背明显紧绷起来,再也不敢回头看他了。

杨修贤半趴在吧台上用手撑着自己,偏头看着他,压低着声音说,“一个人?”

“嗯。”那人低着头,昏暗的酒吧灯下杨修贤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知道他肤色很白,微长的卷发有些艺术气息。

直觉告诉杨修贤这是一个美人儿,而且是个小白兔一样爱害羞的美人儿,于是他玩儿心大起,把头凑到那人的耳边,嘴唇几乎贴上了那人的耳廓,“那这位帅哥,你愿不愿意——救救我啊。”

那人喉结动了一下,犹豫了很久才缓缓抬起头,“怎,怎么救啊。”

看到他的眼睛的一瞬间,杨修贤的内心是有些震动的,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睛可以这样清澈单纯,看着你就仿佛给你展现了内心所有的世界。

他是不会放弃挑逗这种稀有品种的机会的。

“你当我男朋友呗~”

他看见对方手中抖出的酒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不过语气还是无比无辜,“你也看到了,他们这是要灌死我,我本来胃就不好,这么一来之后一个月就要闻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儿了,所以啊,“他用着气声说,”你假装我男票呗,这样他们就不好意思了。“

在杨修贤看不到的地方,那人的眼神黯了一下。他并没有开口答应,”你可以直接跟他们说,他们是你的朋友,不会难为你的。“

杨修贤直起腰看着他,说实话他是有些遗憾的。

这小子喜欢他,他能看出来,或者说他瞎了才看不出来,碰巧他也不是自己讨厌的类型,他刚才甚至还想过今晚是不是能和他一起度过。不过令他惋惜的是,这人显然不知风趣,白长了一副好相貌。

他向下弯了弯嘴角,慢慢向后退着说,”都是朋友我怎么好意思嘛,那你就看我怎么力挽狂澜吧。“说完便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去。

杨修贤啊,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你确实无情。

他回到酒桌,举起离自己最近的一杯陪着笑说,”不好意思啊,刚才以为碰见个熟人,结果走近才发现认错了,我这就罚酒。“

说完也不等别人劝,一杯酒就仰脖子灌了下去。一旁的亮哥也从另一头开始喝酒,于是这场拼酒就开始了,围着一圈的狐朋狗友开始叫好,甚至其他场子的人也来围观——毕竟这年头免费的表演不多了。

喝到第十大杯的时候,杨修贤的腿有些不听使唤,他每次都是服在台子上把自己往前挪一步,到第二十杯的时候,他听到的声音仿佛在另一个介质里游走过一圈儿,眼前也全是浮动的光和点,就像黑暗里闪烁的霓虹一样,但是还没等他欣赏完这美景,眼前就被塞了一杯shot,他颤颤巍巍的举起手,几次伸手去接却都扑了空,完了,那重影已经从3个变成了5个。

一阵天旋地转,杨修贤没抓稳打翻了别人手里的酒杯。就在他自己也站不住的时候,猛然间,他被一阵混合着柠檬薄荷的干爽气息撞了个满怀。

那个声音很好听,不过可能是喝醉的缘故,就是感觉离他有些遥远。

那个人说,”他胃不好,你们别让他喝了。“

众人对他这个突然出现的扫兴的人有些不耐,”你谁啊,别耽误贤哥拼酒,他就要赢了。“

”我,我……“他箍在杨修贤身上的手更紧了些,似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下一句话,”我是他的男朋友。“

谁手里的酒杯滑落,在地上炸成了一朵残败的花。

那人说出这句话后酒吧里一片安静,就连背景音乐都显得小心翼翼的。

谁不知道杨修贤杨老板只交友不谈朋友,怎么着,转性了?

不过看这人的姿色可能还真是他好的那一口儿。

就在大家在心里默默猜测的时候,身体完全断片儿脑子一息尚存的杨修贤抓紧了揽住他的人说,”碎的杯子记账上,我们走。“


3 晚风


他真的没想到那人是个话唠,自从出了酒吧就喋喋不休。

”你这样对待自己的身体,老了以后会很痛苦的。“

”你以后别再和这些朋友来往了,他们都不是真的关心你,只想看你的热闹。“

”你是不是很难受,你家在哪儿我把你送回去吧,你要不要去医院,你的脸怎么这么惨白啊,哎你……“

他说一句,杨修贤就感觉耳畔有上亿只蜜蜂一起嗡嗡嗡,终于把他要嗡嗡吐了,于是他挣脱开那人,冲到一边呕到撕心裂肺,但是他忘记自己已经酸软的双腿,于是还没吐完就要跪到路边坚硬的石路上。

幸好他被人拦腰抱住。

那人一手捂住他的胃部,一手在他的背后轻轻抚摸。杨修贤胃疼难忍,苍白的脸上豆大的汗珠滑落,那人也不嫌脏,仔细的用衣袖给他擦拭着。

杨修贤吐出来后清醒了一些,却还是虚弱的说不出话,于是朝他摆摆手,慢慢坐在了一旁干净的地上。

他抱着自己喘息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向那人,他的嗓子被胃液腐蚀的有些沙哑,”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的头发迎着晚风,微卷的刘海后面是一双比天空中的星子还要明亮的眼睛。

”胡杨,“那人声音如水般温润,”我叫胡杨。“


4 树


杨修贤第一次从陌生的地方醒来。

是的,他从来不在别的地方留夜,除非通宵达旦。这算是他随性的外表下唯一的一点小坚持——夜深人静的时候,无论冬夏都会把空调开到26度,然后盖上厚厚的棉被,从头盖到脚,人为的隔绝出一片天地。

这次醒来的地方不仅不是自己的家,旁边还有一个人,空气中还能闻见那人身上的沐浴露清新的气息。那人的睡颜如孩童一般,阳光穿过窗帘照在他白皙的脸上,那过分长而密的睫毛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投下一片阴影,他粉嫩的嘴唇微张着,随着一呼一吸慢慢翕动……

不知不觉间杨修贤竟然盯着那人看了许久,嘴角有着不易察觉得笑。

他叫什么来着?哦对了,胡杨。

胡杨,是树的名字。

杨修贤看着那人忽然笑出了声——明明这么软,哪撑得起风沙里几千年不倒的硬气啊。

这笑声似乎吵醒了他,之间那人皱了皱眉头,眯着双眼慢慢醒来,在看到杨修贤的脸后愣了一下,随机有些关切的说,“你总么样?你昨天胃疼的厉害,疼晕过去之前却说着不去医院,我就把你带到我家来了,怎么样你现在还难受吗?”

或许是那人的眼神太过炙热,一向脸皮厚的杨修贤竟然生出了一丝羞愧的感觉,不过这一丝丝很快就被他抛在脑后了,他坐起来,大爷一样的说,“没事儿,这算什么,你没发现我昨天其实还挺清醒的吗?”

是啊清醒极了,自己死活都不管却还想着让别人赔打碎的杯子。

“咕噜……”这下子杨修贤脸皮再厚也遮不住红了。

胡杨揉了一下自己鸡窝一样的头发,大声的笑了起来,“怪我哈哈,你吐了这么多肯定饿了,我这就给你准备早餐去。”说完就掀开被子跑了出去。

杨修贤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心想,那人不压抑自己开怀大笑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5 煎蛋


杨修贤看着那人用不同的模具煎蛋的时候,内心对这种幼稚的想法是鄙视的,然而当它被盛在盘子的时候就不这么想了——对于一个几乎天天醒来就错过早餐的人来说,煎蛋其实一直是他的梦想。

不要鄙视别人的梦想,想想如果你自己每天醒早餐铺子全部不见,家里没有任何厨具,怎么会有煎蛋吃!

所以说,别随便羡慕别人,你可能拥有那人羡慕不来的奢侈。

杨修贤狼吞虎咽完后盯着对方盘子里的煎蛋一脸可怜,那人的筷子抖了抖,最终把那一片金黄夹到他的盘子里,对着那人一脸感动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你这是过得什么日子啊,连个煎蛋都吃不上。”

“唔之前画廊有些周转不开,三餐有些混乱,现在也没改回来。”

那人听后眉头皱了起来,“你这可不行,你本来胃就不好,三餐一定要吃好,要不然我以后……”

“嗯?要不然什么?”吃的正香的那人也没听清,等看到那人尴尬的表情才回过味儿来,于是咀嚼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尴尬,说不出的尴尬。

这样奇葩的偶遇和搭讪,这样契合的早餐,还有——这样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以后”……

幸好手机铃声总是这样及时,杨修贤从没这么感激过自己这些狐朋狗友们。

“喂……”面对劈头盖脸的责备杨修贤头一次没反应过来要还嘴,“不是我怎么放你鸽子了,你把话说清楚……啊我想起来了……”

之前画廊周转不开的时候,自己是工作就接,幸好他朋友多门路广,而且都帮着他找来钱快的工作,模特就是其中一个。即便现在自己足够了,对方工作室缺人的时候他还是自告奋勇答应去帮忙。

可是他昨晚上喝大了给忘记了……

“不好意思啊马哥,我这就过去。”

谁知对方却说不用了,语气里全是倒霉劲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你和那个摄影师不是约好了整我吧,我这儿采访都到位了,你们怎么都不来啊。”

杨修贤再心虚也被他说的不耐烦了,”谁整你了,我不就是喝多了忘了吗,这么着吧,我亲自把摄影师给你接过去,一定让你拍满意了成不?那个大摄影师是谁啊?“

那人似乎还挺气愤,“你不打招呼也就算了,胡杨不该是这样的人啊,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手机也不开机……”

杨修贤再听到那个名字后脑袋就当机了。

他抬起头,愣愣的看向对面,心想,可不就是合起伙儿来整你吗……


tbc

我这个一卡文就开新文的毛病啥时候能改改啊哎,老规矩,看了忘吧……

评论 ( 7 )
热度 ( 101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