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巍澜】以父之名(中) (微暗黑,伪父子,伪欧风,超级ooc……)

本来想这次更完,奈何卡肉了==,下次吧,先让大家看看诱惑的澜澜……

以及我不玩儿微博,只有a03账号,大家下次发车的时候能看吗?

4


沈巍在酒店订房间的时候全程盯着地面,他能感受到自己脸上灼热的温度,也能想象到自己从脖子根儿红到耳尖的脸。当必须要接过房卡时,唯一的对视让他看到了前台女服务员意味深长的笑容。

哦,现在自己这只大虾绝对熟透了。

他近乎自暴自弃的拖着赵云澜走进电梯。那人的身子软软的缠在沈巍身上,活像粘液不足的八爪鱼,胡乱的摸索着他的身体,手却止不住地向下滑。

他一开始还能用力搀扶着,直到那人无意间碰到沈巍下腹的敏感处,他才像过电一般,飞速控制住那人的手臂,把他紧紧束缚在自己怀里,拼尽全身力气才让自己的心跳稍稍平静。

男孩儿的手腕比一般的少年细一些,沈巍修长的手一下子就能将他的两只手控制住。那人已经闭上双眼,意识不清的哼了一声,似乎这个姿势让他有点不舒服,沈巍低头一看,果然,白皙的手腕上已经被自己勒出了一个红痕,他有些心疼的送了一下手,结果那人瞬间失去支撑倒了下去。

“赵云澜,你醒醒!”

药效似乎发作的更快了,赵云澜面色惨白的倒在地上,豆大的汗珠顺着他额前的碎发滴到他鲜红的嘴唇上,又落入锁骨间流向衬衣深处。

沈巍看着这一幕,有一瞬间的大脑空白,他的喉咙干渴,心跳加速,控制自己的眼神不再追随着那粒汗珠看向更深处。

在电梯“叮”的一声响起时,他惊吓着站起来,像是被窥探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然而,电梯外只有安静的走廊。他看了看倚在电梯角落的赵云澜,叹了口气,然后解开西装外套给他披上,蹲下身,一只手揽过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托起他的腿弯,打横抱了起来。他一边走一边继续叹气,希望不会在走廊上碰见其他人。

只是不配合的人却是赵云澜,他满身是汗,又被盖上西装,身上难受得很,作势就要掀掉它。然而被沈巍眼疾手快的按住了,“别动,你出了这么身汗,会着凉的。”

谁知赵云澜这么大的人了,竟然撒起了娇,他在沈巍的怀里拱了几下,蹭的那人胸前一阵瘙痒,他脸色红晕的活像喝醉的酒鬼,双眼微睁含着水光,“哈,你别像我爸一样……不对,你比我爸生前管我还严,”他伸出一只手臂勾起沈巍的脖子,尽力把自己撑起来,头慢慢凑到他的耳边,用温热的气声对准他的耳朵说,“还是说——你想当我的sugar daddy~”

沈巍揽着赵云澜的手臂突然紧绷,他停下脚步深吸几口气,然后咬着牙打开面前的房间门。他几乎是用脚踢着关上的房间,快步把赵云澜仍在床上,然后走到一旁的吧台,把波本洒在足量的冰块上一饮而尽。

旅馆的窗户大开着,窗外的冷风吹到浑身是汗的躺在床上的赵云澜身上,让他深深打了个哆嗦。沈巍进门时没来得及开灯,于是刚才烧断片儿现在有点儿清醒的的赵云澜还以为自己又醉倒在了哪个陌生国度的宾馆里。

那他一定不会让自己孤身一人了。

“美女,我好渴啊~”他调皮着用不同的语言说着这句话,直到一只冰凉的手递给他一杯加冰的水。

“你的手真凉,我的身体热,来让哥哥给你暖暖~”

那只握着杯子的手似乎紧了一下,下一秒,自己的胸前被冰水浇了个通透。

“我艹!你TM会不会——沈,沈巍?!”赵云澜现在是彻底清醒了,沈巍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对他的刺激太大,他往后猛得一仰,“哎哟”一声,头狠狠的撞上了床头。

沈巍看着那人揉着头却不看看自己,心里冷笑一声,“终于清醒了?”

赵云澜渐渐回忆起刚才的自己,想起来的越多越欲哭无泪——天啊,刚才自己那么骚的样子竟然被沈巍看到了!

他红着脸咧嘴冲沈巍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巍把杯子房子床头,替他擦了擦胸前的水渍,然后干脆地站了起来,“那你睡觉,我就在隔壁,有事请叫我。”

“不不不,你在这儿,我走!”开玩笑,被下的强效药,刚才胸前被沈巍隔着毛巾蹭了几笑就硬了,不找人发泄一下的话难道要自己活生生挨一个晚上吗?那绝对会坏掉的吧!!!

赵云澜说着就要起身,但被沈巍一把推了回去。他的膝盖插在赵云澜两腿之间,让他劈开的腿无法再坐起来,双手按住赵云澜的肩膀,近在咫尺的脸似乎是有些生气的,“你要去哪儿?”

“我……”日思夜想的人就在自己眼前,近到可以透过古龙水,闻到对方本来的气息,就像那年海边,冻僵的自己被那时也有些单薄的怀抱紧紧裹住,仿佛偌大天地间只有那一个人的味道。

沈巍通过身下的人刚才不清醒时的话语就是知道,平时必定不怎么检点,看到他羞愧的表情后,本想给他留些面子不揭穿他,没想到当着他的面就忍不住要出去,而且意图不能再明显,这简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了他的底线——然而,沈巍的怒色没能维持多久,因为赵云澜的眼眶红了。

“云澜你……”

“沈巍你这个混蛋!”赵云澜颤抖着声音打断他。

沈巍松开了钳制着他肩膀的双手,想要直起身,却被对方一把抓过领子,几乎是鼻尖相抵。

赵云澜的红的像兔子,他认真的盯着沈巍的双眼,轻声问,“你知道我要去干什么?又为什么要阻止我?”

我当然知道你要去干什么——沈巍想——在一个我看不到的地方,和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或者女人共度春宵。

看着沈巍瞬间阴沉的表情,赵云澜的内心突然燃起了希望,他小心的问,“你在生气?”

沈巍瞬间回过神,收敛了表情,“你想多了,我只是希望你能爱惜自己,要不然你的父亲……”

“我的父亲已经死了!当年火拼的时候他就死在我面前,那时我只有十岁!”赵云澜激动的推开沈巍,虚弱的倚向床头,他的头抵在曲起的膝盖上,黑暗的房间里,沈巍看不清他的神情。

“沈巍,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问你一些事,”过了一会儿,他自胸腔发出一声轻笑,他微笑着向坐在床边的沈巍,“帮派里出现叛徒的时候,你在哪里?”

他看沈巍咬唇不答,于是又轻笑了一声,“是忙着给你爸收尸,还是忙着追杀叛徒,还是……忙着解决掉我?”

赵云澜这种把一切都看透的眼神让沈巍有些害怕,他不得不解释,“不是的,我弟弟是叛变了,父亲他……他替你的父亲挡了一枪,但是射击距离太近,那颗子弹还是打入了你父亲的胸膛,那时候没有时间去医院……”他有些不忍心看向赵云澜难过的眼神,“弥留之际,你父亲把你的地址告诉了我,让我以后照顾你。”

赵云澜沉默不语,沈巍关切的看着他,内心一直在抽痛,他终于下定决心说:“是我杀了我弟弟。”

赵云澜睁大眼睛震惊的看着他。

这么多年前的伤疤又被血淋淋的揭开,就算沈巍常年管理黑帮看惯血雨腥风,声音也难免会抖,“当年我们被人追杀的时候,是你父亲帮我们打退敌家,赵家于我们有恩,我们……我……”

沈巍一下子投入一个滚烫的怀抱,那人紧紧的抱着他,不给喘息的空隙,瘦削的肩膀硌的他生疼。

赵云澜想:沈巍其实对自己最狠。

他多么想给那人最温暖的怀抱啊,以最光明正大的方式,而不是用充满血腥味的刀刃和枪械。赵云澜生在黑道家庭,父亲坐拥龙城第一势力,他从一开始的毫不知情到五岁时被母亲的鲜血溅了一身,他从惊慌害怕到后来的心如死灰,他知道普通人的生活对自己只是海市蜃楼,感情的寄托也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沈巍,他是他黑暗里的一束光,他想把自己最好的给他,可是那人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永远比自己还要苦。

不,他仍然可以把自己最好的给他。

【无奈的打上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08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