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巍澜】【吸血鬼巍巍x猎人澜澜】以吻封缄【2】(慎点!!!易精分!)

1



【古】

沈巍梦见了神农。

那人还是一脸丧气,配着一个丧气的拐杖,随着下颌的开张敲击着地面。

“斩魂使近来可好?”他的嗓子中仿佛被撒了一把沙土,语调也出奇的诡异。

沈巍一想到千百年来除了自己也没人搭理他,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于是颇为赏脸的回道,“如果没有你扰人清梦的话,我还能继续睡下去。”

那人似是听不懂其中的讽刺,点点头,“天下已变。”

沈巍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天下……对于我来说,从未变过。”

神农僵硬的眨着眼睛,似乎在思索他说的话,沈巍则有点佩服自己的心性,毕竟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于是就淡笑着回望他,看他怎么继续蒙骗。

就在沈巍想“自己是不是说的太复杂这个药碗脑回路接受不了”的时候,他突然听见那人开口,“你需结识一千个人。”

“什么?”沈巍皱起了眉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用命令的口气跟他说话了。

这次,神农的声音变得正常起来,要不是他那张依然死尸一般的脸,甚至会给人少许温情的错觉,他再次说,“你需结识一千个人。”

沈巍想,这人一定是太久没说话憋疯了。

“你什么意……”他还要继续追问,然而,梦中神农的身影突然变得极其扭曲,像缠紧猎物的蛇,像投入水中的影,唯有那句重复的话愈加响亮,一字字仿佛掷在他的心口,让他胸中闷痛,喉咙腥甜。

渐渐的,沈巍的意识变的涣散,他明白,自己这个不知道躺在哪里的朽木终将醒来。

这是他的宿命吧——他嘴角自嘲的微扬——永远不能逃避,也永远无法期待。

就在快要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恍惚间,那声音仿佛变成了他日思夜想的语气,轻抚着他的哀伤——

“小巍,替我感受这大千世界吧……”


【今】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沈巍自从进了调查出的办公室,就一直眼观鼻鼻观心,稳稳的坐在办公桌旁的沙发上,仿佛自己的腿是一个摆设。

赵云澜看他“这辈子也不要再走一步”的架势,低头掩盖了一下自己的微笑,清清嗓子说,“我来跟大家介绍一下,这边是祝红和林静,主要负责情报工作的收集和分析,小郭和恕之是外勤人员,桑吉负责古籍和档案。还有,我们处比较特殊,基本由高局长直接负责,所以只有汪徵一个行政人员。”他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走动,最后一个字说完的时候正好挪到沈巍的身边,于是弯下腰,把头伸到他的面前,“沈老师,你还有什么疑问吗?没有的话可以自我介绍一下。”

沈巍看到眼前突然放大的笑脸,忽然有种窒息的感觉,过了好久他才反应过来,他其实是不用呼吸的,于是默默把身体后倾到安全距离,直到紧紧贴在沙发靠背上,“那……那赵处长……平时是什么工作啊。”

众人的表情瞬间有些怪异。

赵云澜看到祝红憋笑的时候瞪了她一眼,再度转向沈巍时,一向伶牙俐齿的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那个我,我……”

要怎么说呢?难道是请客吃饭,随时和人称兄弟拜把子吗?!这多有损赵处长的光辉形象啊!

就在这难为情的时刻,沈巍想,云澜的心跳声变了。

吸血鬼的感官十分灵敏,从赵云澜出现的那一刻起,他的心跳就再也没有逃出过沈巍的耳朵;他的眼睛就像一把手术刀,贪婪地剖析着那人的一颦一笑。然而现在他发现,那人的气味竟然可以如此无可救药的吸引自己,他正介于想要关闭嗅觉但是又不舍得放弃那人的一丝一毫之间,心脏瞬间酸软成一团,于是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赵云澜。

赵处长看着吸血鬼睁着清澈的双眸认真的望着自己,甚至有种老脸一红的感觉,然而他是谁啊,他的脸皮可是火山熔岩都喷涌不破的,于是调侃道,“哎哟,沈老师不愧是知识分子,一来就想要问我的工作好以后替我分忧,”说完指向众人,“你们也学着点儿!”

收获的当然是一群白眼。

直到赵云澜的脸离开了他的视线,沈巍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失态了,慌忙掩饰道,“大家以后都是同事,不用以老师称呼我,叫我沈巍就好。”

“诶?沈~巍~”那人似乎把名字在嘴里品了一遍,被点名的人听见他唇齿摩擦的声音,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接着他听见赵云澜兴奋地说,“好名字!不知道是谁给沈老师取的?”

沈巍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他似乎听见自己多年沉寂的心脏跳动了一下,过了一会才慢慢绽放出一个微笑,缓缓说——

“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古】


沈巍是被一个小屁孩儿的声音吵醒的。

“爷爷,爷爷,你看他动了!”这声音有些漏风,沈巍似乎能脑补出孩童露着门牙的样子。

他其实还在回味醒来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那究竟是不是昆仑的声音?

为什么要我帮他?

他这是要……逼疯我吗?

短短的时间内,他的心脏经历了从被绒毛轻扫到被利爪抓挠,一瞬间仿若万蚁攻心,却又不知这痛从何而起。

沈巍啊沈巍……他叹着那人给自己的名字,睁开双眼——那小孩子的门牙比他想的要更少一些。

旁边站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左手捧个破碗右手拄着拐杖,一张嘴是一个老少同款的门牙,只不过风力更强劲一些,“这位侠士,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救不过来了,你不知道啊,刚才你连呼吸都没有啦哈哈哈。”

沈巍:“……”为什么感觉我活不成了你却很开心的样子。

他现在心思很乱,只想静一静,于是利落的起身,对他们点点头,“多谢关心,告辞了。”

“哎?!”身后苍老的声音有些急切,沈巍不解的转过头,只见那个老人赧然的笑了一下,试探道,“那个……年轻人……我们救了你,你是不是要……知恩图报啊。”

可能是沈巍眼神中“你还能脸皮再厚一些吗”的情感传达的太过强烈,那人晒的黝黑的皮肤上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丝红晕,老人犹豫再三,最终深叹了一口气,把拐杖和破碗丢在一旁,深深的对沈巍举了一躬,“拜托侠士了。”

于是沈巍成了他们白捡的护卫。

通过老人一路的絮絮叨叨,沈巍总算大概明白了现在天下的局势,但却是越听越糊涂。

”这个人界的掌管者……“

“那叫皇上……”老人很无奈,一路走来,他发现这个少年仿佛来自世外桃源,一副不问世事的样子,再看他的装扮,更加深信他是在哪个山上闭关的高人。

“那个……皇上,为什么要追杀这个孩童的父亲呢?他们不是骨肉兄弟吗?”

老人听后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粗糙的嗓子摩擦出一丝嘲讽的笑,“年轻人,我在王府做了一辈子的家仆喽,生在官宦之家,谁不是争名夺利,弑父杀子的事情我都见过,手足之情又算个什么?”

沈巍突然停下脚步,那一瞬间,他的心是愤恨的。

他想,这就是昆仑拼了命守护的一片天地。

他当年抽筋拔骨,散尽心血,就换来了这些无心无血的世人?

他忽然有些庆幸昆仑没有看到这一切,他真的不想看到那人落寞的样子。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孩童突然拉了拉老人的袖子,老人低下头,看见他口齿不清但依然急切地说道,“王伯,我不会对你不好的,还有爹和娘,我也不会对他们不好的,我们快点找到他们好不好,我不想当皇帝,我只想和你们在一起,”仿佛为了更有说服力,他下定决心道,“我一定会很快长大,然后保护你们!”

沈巍看不到老人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肩膀在微微颤抖,声音似乎也是抖的,但透着股慈祥,他拍着孩子的头说道,“乖孩子,叫我爷爷吧,从次我们也算是相依为命了。”

孩子不知道老人为何眼眶这么红,他得小脸脏脏的,笑容却异常干净,他用力点着头,“爷爷!”

一老一少搀扶着向前走去,虽然有些踉跄,但异常认真。

沈巍停在原地看了一会儿他们的背影,然后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

他想,昆仑,我好像有点懂了……


【今】


“我……我曾经是龙城研究院的刑侦顾问,正好也是吸血鬼,希望以后能够帮到大家,处里有其他事情也可以找我帮忙,不必客气。”

赵云澜一脸“自己挖到宝藏”得意洋洋,一下子把手臂搭到沈巍的肩上,对众人说,“有什么就快问吧,看你们这表情,好奇心都要上天了,怎么不见你们当年对我这么着迷。”

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委婉的甩了下来,旁边传来几声轻笑,他立马吼回去,“干嘛干嘛,有事快问。”他回过头,看见沈巍微皱眉头,用手遮挡着自己的鼻子,尴尬的对他说,“不好意思赵处长,我对香水比较敏感。“

赵云澜嘴里说着”没事儿没事儿“,却有点心虚的想,“难道是昨天喝酒忘换衣服了?还是很久没用的古龙水过期了?”因为他似乎也发觉了自己身上的酒精味儿。

他最终把这归结为自己错把上星期没洗的衣服穿在了身上,于是恼羞成怒的给一旁的小郭一个快问的眼神。

郭长城战战兢兢地说,“沈老师,你有多大了?”

只见沈巍站成了化石,但是众人又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大脑在飞速旋转,最终他微微一笑,抱歉道,“不好意思,实在是记不清了。”

“啊没事没事,不好意思啊。”

楚恕之在他的后脑勺拍了一下,也问道,“沈老师,我们之前也了解了一些吸血鬼的制度,您又是什么地位呢?”

最古老的一支,年老的见了我要三跪九叩,新生儿只能绕道不然会灰飞烟灭——这样说会不会吓到他们?

沈巍清了清嗓子,“我们是有等级的,越古老越纯粹的氏族越强大。我也就……是普通的吸血鬼。”

 

赵云澜听到后有些遗憾,想着他可能不能给处里带来什么战斗力了,不过也无所谓,沈巍本来就是文职,总不能硬逼着人家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吧。


对方到赵云澜有些惋惜的表情,心中微微有些懊悔——刚刚应该把自己说的厉害一些的。

祝红则瞬间脑补出温良吸血鬼身世凄惨于是被排挤到人间的悲凉画面,于是看向沈巍的目光中似乎都带着母爱的光辉。

林静看到后翻了个白眼,他比较关注的是他一个吸血鬼为什么要搞刑侦,“那沈老师为什么要去研究所工作呢?”

为了更容易接近离奇的事,也为了接近一个人……

沈巍咽了下喉结,吞吐道,“为了生计……”

众人:不好意思真没想到这一条,您老岁数都记不清了竟然还不是钻石王老五?!

赵云澜看着沈巍为难的表情,瞬间有种在欺负他的负罪感,他有些不忍心的打断自己这些不上台面的同事们,“好了好了,你们差不多就行了啊,以后总会慢慢了解的,大家先……”

电话声突兀的响起,赵云澜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接起电话后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好的高局长,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落石桥下的积水退去后发现了五具尸体,每一个具颈侧都有被咬噬的痕迹,”他看向沈巍,在对方有些紧张的目光中眨了下左眼,笑着说,“沈老师在研究所待烦了吧,要不要一起来,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现场啊~”

沈巍愣了一下,继而站起身,微笑着说“好”。

只要是你的要求,我又怎么可能拒绝?







【tbc】


3



雅思凉了哎, 他俩上快本是我唯一的动力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30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