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巍澜】【吸血鬼巍巍x猎人澜澜】以吻封缄(慎点!!!易精分!)

以吻封缄

简介:从前有这样一只吸血鬼,他踽踽独行数千年,只为等一个人……

【古】

昆仑不辞而别后,沈巍去神农的化身那里求问他的去向。

神农倚在一棵千年古木旁,双眼浑浊,身形佝偻,干枯的手臂指向河岸的石头和远方的山川,“他在这儿,也在那儿,他走喽,又无处不在。”

年幼的厉鬼还不知道压抑自己的心性,听到这种屁话后脸上一道阴戾划过,他想要揪起对方似乎一抓就能碎裂的手,然而他连一根头发丝都还没碰到,就被一阵金光震飞了出去。

沈巍趴在地上呕出一口鲜血,一脸震惊的看向神农,“昆仑?!你怎么会有昆仑的力量!”他继而面露凶相,脸上的黑气已经压抑不住了,“你把他怎么了?!”

似乎没有什么能撼动神农,他依然目光呆滞,连声音都是说不出的僵硬,“他把另一个肩上的魂火给了我,让我帮他一个忙。”

那一瞬间,沈巍似乎听到了碎裂的声音,他想那应该不是自己发出的,毕竟自己的心早已死去。



【今】


自从吸血鬼和人类订立了互不侵犯条约,大家就开始了假惺惺的和平共处,表现形式基本为从明抢嘴炮变成笑里藏刀。

条约第一条规定:吸血鬼不得威胁人类生命安全,购买血液需要实名注册,违者交予特殊案件调查处处理。

第一天当值的特殊案件调查处是那么忙碌,从九点开始就急救电话不断,赵云澜这个处长都亲自加入了接线行动。一开始他还认真询问记录,安抚那些受到惊吓的可怜市民们,后来他在听到“他冲我亮了一下獠牙吓死我了”之类的描述后,干脆想也不想的回道:“女士您别怕哈,这和你看见男人以后拉低胸罩其实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可怜喝水的郭长城听到这句话后被呛的死去活来。

赵云澜在一片骂声中一点也不动怒的说着“请您下次不要占用急救热线谢谢合作”,然后扣上了电话。他似乎背后长眼,接着冲郭长城吼道:“别以为装咳嗽就可以偷懒了,没听见电话又响了吗?你脑袋上那俩是摆设吗?”

他拍拍衣服站起来,对祝红道:“那位吸血鬼派来的顾问心真大啊,到现在还不来,这种信任之情真是让我感激涕零!”

祝红毫不留情地对他翻了一个白眼,“别把青鼻涕抹我身上,还有,这次你还是接一下吧,是你自己的电话响了。”

赵云澜一脸不耐烦的掏出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后,立刻人模狗样的接了起来。

祝红离他最近,听到那个吸血鬼的声音并不是自己想象中嗜血的沙哑,反而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然而赵云澜绝对没有这种怜香惜玉的情怀,尤其对方还是个男的,他更是龇牙必报。“是沈教授吧,您不用解释不用解释,上班第一天迟到算个什么呀,哪儿能目无领导这么严重啊,我们以后都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不就是……您刚才说什么,您早到了???”

大家只见刚才还理直气壮的赵处长瞬间像被扎憋了的气球,“嗯”“啊”几声后脸上露出了那种想让人踢两脚的笑容,“哎哟,我就说嘛,怎么会让我们干接线员的活呢,多亏沈教授明察秋毫。”

安慰完一个受惊的大妈后,郭长城挂了电话长舒一口气,他忽然感觉这里出奇的寂静,并且自己有种被千万人用眼神活剐的感觉。他颤抖着抬起头,看见赵处咬着牙问他:“小锅巴,局里开会,咱们处的任务是什么,你确定你听清楚了吗?”

“我我我……”他欲哭无泪的说,“处处处长我错了,我昨天晚上太紧张没睡好,然后今天开会的时候睡着了……”

赵云澜面无表亲的点点头,然后一挥手,对身后的人说道:“给我上!”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赵处我错了!!!!”




【古】



沈巍的五感在昆仑的神力下越加灵敏,而他却在第一个一千年里浑浑噩噩。

他偏爱睡在山涧的岸边,屏蔽所有的感官,这样就没有人能打扰他,他的梦里也就只有一个人。

有一次,他梦见昆仑喊他醒来,他想要大声喊出“为什么他宁愿相信神农也不相信自己”,可是他的喉咙却怎么都发不出声,他想要流出一滴眼泪以求怜悯,却怎么也挤不出,他疯狂的挽留那个渐渐模糊的身影,却最终挣扎着醒来。

斗转星移,山川不再,海底黑暗而宁静,唯有繁星点点。怪不得他什么也说不出,原来那条小水涧所在的地方已是一片汪洋,这一梦,竟是千年。

然后他踏遍了每一座山川。

山中的精灵鬼怪一开始还会避让这位斩魂史大人,能力小的甚至在他到来之前就缩在一个地方瑟瑟发抖。不过,渐渐他们发现,这位大人不但懒得动用自己的神力,反而像常人一样一步一步的在走。对于两侧跪拜的人,他视若无睹,表情比在树旁坐了几百年的神农好不了多少。

五百年后,一些当年未消的戾气炼化成怪,开始蚕食鲸吞,化为己用。沈巍依然在行走,他想,那人说不辞而别,却又说还能遇见,他亲自走过一遍,会不会快一些遇见?

戾气在三百年间终于化怪,一柱黑云从海上冲天而起,人界瞬间飞沙走石,一片哀嚎。

沈巍当时刚刚走完世间万物,他临水自视,心想:“自己当初是否也像它这般不堪入目?”他冷笑一声,轻声道,“那么他抛下我,也就不需要什么理由了。”

沈巍没有用昆仑留给他的圣器,他飞到海上,身躯很快隐没在一片黑云之中。他本是来自大不净之地,身上流淌着黄泉之水的阴凉,终年不化。然而这团黑云却让他冻了个哆嗦,他怎么都无法驱散这片邪气,渐渐感觉自己的脖颈都冻得僵硬,身上的神力变得越来越迟缓,很快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他想自己是大意了,还说要替他守住这天下,却连这一只几百年的妖怪都打不过。

他的意识渐渐流失,就在他快要失力跌入海里的时候,一团暖意在他的心头悄然散开。

沈巍猛地睁开双眼,震惊的看着自己在下坠中飞舞的长发,那暖意通向他僵硬的四肢,他用那双几近千年不曾有过温度的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离那个人最近的地方。

温度似乎在眼眶聚集的异常猛烈,沈巍拼命的眨眼,也不能去除那片灼热的痛感。

终于,一滴滚烫的液体流出。

大不净之地的千年厉鬼,他的第一滴泪,代表着什么呢?他从此就能拥有情感了吗?贪嗔痴,爱别离,他又陷入了哪个呢?

那滴泪化作一片冰晶飞入沈巍的眉心。

沈巍忽然感受到一阵被撕裂的痛楚。

他嘶吼一声,五指伸张,一条玄色长鞭现于他手中。他飞天而起,将黑云自上而下劈开。一瞬间山崩地裂,从天柱到大封无一不颤抖。

一片飞沙走石中,他脱力般落在一片山川中,再次陷入沉睡。

这一睡,就是三千年。



【今】



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沈巍正在练习着走路。

没错,堂堂斩魂使大人,竟然会在紧张的时候同手同脚,并且此种情况的严重程度与紧张程度成正比。

门铃响起的瞬间,他几乎下意识的瞬移到门前打开了大门,然而不幸的是,他此次应该是到达了紧张的巅峰,连瞬移也是同手同脚的过去的,于是在开门的一瞬朝门外栽了出去,眼看就要颜面扫地,却被人用肩膀拦住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让他想要挣脱身体瞬间石化。

“你想干什么!”祝红立马举起枪。

众人只见那吸血鬼把脸埋在赵云澜颈侧一动不动,瞬间慌了神,一时间五六把枪上膛的声音响起,想他沈巍就算作为上千年的吸血鬼,也应该从未被这么多支枪指着过。

唯一不紧张的就是赵云澜了,他一边把沈巍揽进怀里,一边还调侃道:“教授的礼数就是和我这些没上过学的手下不一样哈,一见面就行如此大礼,我们可消受不起。”

赵云澜感觉自己怀里的身躯似乎抖了一下,接着眼前一花,眼前的人已经躲出了五步远。那人似乎偷瞟了自己一眼,然后低着头说道:“不好意思,刚开始学习人类的步速,还不能好好控制。”

赵云澜看着对方温柔的眉眼和微微泛红的双颊,心想:娘的,这比人还像人。

于是招呼着大家道:“干嘛呀干嘛呀,就是这么欢迎沈教授的?还不快把你们的枪放下?”

虚惊一场,众人翻着白眼卸下枪,看着笑得犯贱的赵云澜,心想:妈的,色令智昏的混蛋。




2


【未完待续】

ps:不好意思我又开脑洞了,以及不知道大家能接受这种写法不,没精分吧😊




评论 ( 25 )
热度 ( 550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