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巍澜】【师生ABO】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2】

沈老师,这次记不起的是你,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2】

龙城大学的定位比较特殊。它位于人界的中心,也是人才聚集的中心,除了开课育人还承包了几乎所有的科研项目。它是政坛拉拢的对象,更是经济计划的源泉,毕竟一个能覆盖整个人界的项目经费还是很可观的。历届校长竭力保持着学术与社会的平衡,勉勉强强维持住依然涉世未深的学生们的象牙塔。然而,有一样东西是任何人也无法阻止的,它又偏偏在龙城大学内埋了太多的引线,随时预备擦枪走火。

沈巍听到过赵云澜的名字,令他惊讶的是,自己还能记清其中的缘由,这要感激无孔不入的流言。

生物系和考古系从来都是龙城大学最热门的专业。当年赵云澜以考古系有史以来最高的成绩考进来时,沈巍是有些期待的。那场考试的试卷是沈巍把关,而他自认为自己在刚成年的时候是没有赵云澜那么独到的见解和强大的知识储备的。然而,这个学生却并没有来报道,学校也没有收到拒绝的消息,随之而来的是满城的寻人启事和各种各样的故事版本,从为爱奔走到因恨抛尸,层出不穷。

就在这件事情的新鲜度过去之后,贴满大街小巷的寻人启事突然一夜之间又不见了,更离奇的是,在一年后的新生报到的时候,失踪一年的赵云澜重新出现在报到处,并且一脸无辜地说自己只是考试完忍不住出去玩儿了一年,他还举着申请信,含着棒棒糖,一脸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啊,申请休学的信掉到床底下忘记寄出去了。”

当年jc搜遍了他家也没找到任何关于他去向的线索,这封信掉哪个床底下了?他家床直通地界吗?!

沈老师当时被派遣在外,据他的同事汪徵描述,她当时看着这个学生手里皱皱巴巴的信,又想起沈教授对他的欣赏,一时心软就答应让他入学了。“不过他入学以后也没见有什么突出表现,听说还顶撞过老师,”汪徵叹了口气,“可能当年的分数真的是碰巧蒙上的吧。”

沈老师虽然内心存疑,却并没有深究,毕竟劳模沈老师现在带大二,而且已经被学校压迫到喘不过气,他真的只是心有余而已。

在听见郭长城的介绍以后,刚才还昏昏欲睡的赵云澜瞬间眼前一亮。他飞快的抬起头,有些怔忪的望着沈巍,喃喃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沈巍被这双清澈诚挚的眼睛看得有些面颊发烫,他清了下嗓子,说道:“我们以前见过?”

赵云澜似是愣了一下,在他回过神后低下头的瞬间,沈巍说不出对方眼神所传达的感情,那似乎是失落的,似乎还有一丝自嘲和无可奈何。沈巍感觉自己的心脏被轻轻的揪了一下,但是当那人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他笑到微弯的双眼和轻扬的嘴角,又让沈巍觉得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

赵云澜站起身,对沈巍伸出右手,“不是啦,早对沈教授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沈巍握住他的手,笑着道:“叫我老师或者沈巍就好,很期待你和小郭他们的合作。”

郭长城看着如此正式互相介绍的两个人,摸着自己的头想:“赵哥什么时候这么正经了?保持微笑了这么长时间,腮帮子不麻吗?”

果然,被腹诽的那人的五官还保持着同样的角度,他态度客气的说:“那就不打扰沈老师了,我先回去和他们讨论了?沈老师再见!”

郭长城刚说完再见,正准备鞠躬,前倾的姿势就被赵云澜硬生生打断,那人脸上还是可以拍牙膏广告的那种胃疼的笑容,手上的力道却不含糊,郭长城几乎是被他裹挟着出了教室,那人一言不发,他也就只能小跑着跟上。

“咦赵哥你怎么走的这么快,你饿了吗?”

“哦对了我还没和你说项目的事你就知道了?楚哥说的?你已经答应了?”

“还有你刚才为什么那样看着,唔……”

赵云澜松开掐在他脖子上的手,心想,世界终于安静了……

教室里,沈巍坐在讲台的座椅上备课,今天的他依然把普通的讲台变成一幅静物画,只不过,眉宇间多了一丝很久都没出现过的焦躁。在确定自己连古籍都看不下去后,他摘下眼镜,用手轻轻捏这鼻梁,默念着一个名字陷入思索。

赵云澜……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2】完






不好意思大家先别看【1】了,我思前想后打算把这个写成长篇了(众:没见过文笔差还凑么不要脸滴作者),所以前一篇的设定有问题,等我忙完项目后就大改,嗯嗯就酱,打滚儿求评论(´-ω-`)

评论 ( 2 )
热度 ( 114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