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巍澜】【师生ABO】就好像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

此文源于我想让赵处当沈教授学生,以及能顺理成章开车的恶趣味😅

赵云澜:学生,A转O (我是不是剧透了。。。)

沈巍:考古系教授,A

时差党,发文不定时,小学生文笔,求嫌弃

【一】

龙城迎来了最热的一个夏天,在正午的阳光榨干龙城大学的最后一滴水后,日头偏西,闷热的空气中终于有了一丝流动的风,蝉鸣随着热浪一峰高过一峰,在达到顶点后又悄然沉寂。

考古系办公室里,楚恕之和郭长城屏气凝神站在办公桌前,直到看完论文的教授用赞许的眼神看相他们,才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

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老师严厉,相反,作为龙城大学最年轻的教授,沈巍简直就是古代谦谦君子的典型,从不发火不说,对待学生总是有有无尽的耐心。温情的双眼,如沐春风的笑容,尝尝吸引慕名而来的学生,即便是纯粹的颜控问着八竿子不相干的问题,他也从不恼火。所以男生总是因他的品行而拜服,女生则沉迷于他的脸——当然也有品行……

“很不错,竟然能通过古籍中的只言片语推测出古墓的具体地址,并且有理有据,说明你们真的下了不少功夫。”他的声音如炎炎夏日里一阵清凉的微风,能吹走内心的焦躁。

两个学生不好意思的笑了,一扫连日熬夜的困倦,恨不得让黑眼圈再重新长回去。郭长城兴奋的说,“谢,谢谢沈教授!还以为您得说我们异想天开呢!那,那沈教授,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哎哟!老楚,你打我干嘛呀!”

楚恕之当然知道这个呆子想要问什么,研究考古的人最大的理想,就是带一支考古队,亲自发掘自己梦寐以求的瑰宝。然而,他们也只是大二的学生,这是其一。其二,他们的结论颠覆之前的勘察线索,像龙城大学这样全国一流的考古队,是不会派出宝贵的师资去证实这种幻想的。所以,与其说出来让大家尴尬,还不如扼杀在萌芽之中。

楚恕之挠了挠头,“沈教授,您能肯定我们,我们已经很知足了,那个,我们,我们知道这只是猜想,所以就不……”

沈教授看着局促的二人,了然的笑了,“其实,学校最近在筹办一次大型的考古项目,我有意向也把你们的成果报上去,虽然考古队的人选一般只参考博士生和导师,不过,我想你们这次的研究真的很优秀,不应该被埋没,”他看着双眼瞬间炯炯有神的两人,笑得更开心了一些,“怎么样,有兴趣参加吗?”

******

太阳依然不遗余力的炙烤着大地,让风吹过树叶时都显得凝滞。然而,或许是阶梯教室的空调太过给力,赵云澜竟然在上了一段时间课后有些发冷。他坐在人丁稀少的最后一排,看清黑板的几率为零,于是他理所当然的以为,讲台上带着镜片比酒瓶子底儿还厚的眼镜的老教师观察不到他,于是更肆无忌惮的蹭到有阳光临幸的窗边。

反正他也不是来听课的,要不是要考察出勤率,他现在就应该在宿舍的床上躺到地老天荒。本着这种无所事事的态度,没过多久,身体的感官便占据了他的理智。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中央空调的嗡嗡声渐渐盖过了老师讲课的声音,毫无悬念的,他暖融融的身体渐渐摊在桌子上,内心深处仿佛发出了一声满足的轻叹。

下课铃响了,学生条件反射般飞快的站起来,在一片喧闹声中离去。教室很快恢复宁静,空旷的阶梯教室里,只剩角落里一个一动不动的身影。阳光照在他额前微微散落的刘海上,在高挺的鼻梁上投下一小片阴影,让他轻闭的双眼显得更加深邃。

这就是沈巍踏入教室时看到的一幕。

他的办公室就在这个教室后门的隔壁,所以经常早来一段时间,可以一起与早到的同学讨论问题。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只想偷偷退回去,替这个人关上门,最好是锁上,这样就永远不会有像自己这样的闯入者打扰他。

在盯着这个身影长达几分钟后,沈巍终于清醒过来——自己是来备课的。一想到讲师还没进门就想溜走,他的脸就有些发烫,好像“成何体统”这四个大字瞬间砸在了他的身上。

冷静下来的沈教授想自己应该叫醒他,要是睡过了耽误其他的课就不好了,然而,他刚清了清嗓子,喊出一声“同学”,走廊上就传来了奔跑的脚步声。

“赵哥赵哥,你怎么没去上课啊?咦你怎么睡着了?咦沈教授您怎么也在?!您的脸怎么有点红啊?”没错,这就是刚刚与沈教授分开五分钟不到的郭长城。

前三个沈巍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后一个他不想答,然而小郭同学依然不知尴尬的瞪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仿佛在等待着答案。

幸好这声音大到足以吵醒昏死过去的人。昏死过去的赵云澜慢慢活了回来,一双蚊香眼耷拉着不肯睁开,声音里透着“你要是再敢烦我我就活剐了你”的不耐烦,“死锅巴!你找我干嘛?!”

郭长城愣了一下,“哦”了一声,然后指着赵云澜对沈巍说,“沈教授,这就是我给你说的我们的外援,大一考古系,赵云澜!”

【一】完

写赵云澜睡觉的那一段。。。我也要睡了🙄

评论 ( 7 )
热度 ( 217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