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獒龙/龙獒】命硬 ( 有种你爱我 番外 一发完 )


心力憔悴,不好之处请见谅。就一句话,獒龙/龙獒这杯酒,我干了,你随意!



1



边境关系不是小事,张继科的失踪的事终究绕不过蔡少将那一关。

他虽然也很着急,但也不免纳闷儿,“令辉,你说国梁这是怎么了?他一大校级别的人非要亲自来找,真是胡闹!”

孔令辉在首张办公室站军姿,不敢怒不敢言,心想:“又替那小子挨训了……”他只能说了句,“您多体谅,国梁也是爱兵心切……”

蔡少将叹口气,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一边点燃一边慢慢说,“张继科这人我知道,是之前犯纪律被国梁退回去的那个吧?我们特种部队什么时候吃过回头草,他又被招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人国梁是要定了!”

他把烟盒递给孔令辉,后者摆摆手说:“……是他,这人性格比较刚硬,但是综合素质很高,责任感和国家荣誉感……”

“这些我都知道,”蔡少将笑着安慰了他一下,“他的狗脾气我也知道,要不怎么说刘国梁护犊子呢,一点可能都不放过。”

孔令辉点点头,但他总觉得蔡少将和他说的似乎不是一个事情。

他还犹豫着,蔡少将发话,“你去接接国梁吧,把张继科找回来,我有预感,这孩子命硬,一定死不了!”




2




张继科被抬上飞机之前还是有点意识的。他那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儿的眼睛被一个肥胖的身躯完全堵住,于是他张开干裂的嘴唇,嗓音沙哑的说:“报告指导员,一中队张继科完成任务,请求归队!”

刘国梁先是说了句“收到”,然后弯下眼眉,轻柔地说,“好样儿的,你说到的都做到了,好好休息吧。”

几乎在话语落下的同时,张继科的意识陷入一片黑暗。

直升机上,三天三夜没合眼的一中队的士兵横七竖八的躺着,呼噜声此起彼伏。离张继科的担架最近的是马龙,他坐着就睡着了,原本白净的脸上全是污渍,像是做了不好的梦,眉头皱得像个小老头。他的手紧紧握着担架上人的手,十指相扣,就像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孔令辉感叹了一句,“他们感情真好!”

刘国梁点点头,“是啊,想起咱们当年了,感情比他们还铁。”

“这幸好是找回来了……”孔令辉说,“还真被蔡少将猜准了,他说这小子命硬得很,肯定死不了,不过……他走之前找我谈话的时候我总感觉怪怪的……”

刘国梁哼了一声,“他什么时候说话不转弯抹角就怪了!”

孔令辉哭笑不得,“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张继科了,你俩的脾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刘国梁“啧”了一声,“这不是跟你吗,跟别人我才不这么说,小辉儿你就是太单纯,我早就跟你说来我特种大队,离那个是非之地远远的,你就是不听!”

孔令辉知道他对这件事很怨念,那一纸调令硬生生把他们这对从新兵连就是兄弟的老搭档拆散了,他纵容着那人的小孩子脾气,笑了笑,“行啦行啦,快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刘国梁吸了口气,压低声音说:“这个任务布置之前,蔡少将跟我说,这次敌人首领的背景不简单,要不然也不会把继科儿逼到跳崖。据情报,他一直和A国和C国是单线联系,如果这次碰巧一举歼灭的话……”

孔令辉听后震惊的看着他,“少将这次可有点过了,这种事儿不是得让国安的来干吗?”

“所以啊,我马不停蹄地就赶过来了,起码在出境之前把他截住。”

孔令辉摇摇头,“幸好幸好……不过少将跟我提过,说他性格太刚硬,不适合这个项目,所以应该没有那么严重吧?”

刘国梁忽然感觉自己之前的都白讲了,他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的说:“你啊!too naive!”



3



第一个看到张继科醒来的人,不是出去接水的马龙,不是眼睛哭肿的周雨,也不是每天基地医院两头跑的许昕,而是,趁没人偷拿果篮里水果的方博。

对于之后单兵素质训练马龙怎么怼的他暂且不提。

其实方博也被吓了一跳。病床上那人的嗓子像是被铁片儿卡住了,一说话就带着金属声,只听张继科眯着双眼轻声喊,“马龙?”

方博放下苹果,翻开香蕉,最终拿起葡萄,一边揪下来一边说,“马龙出去给你接水去了,一会儿就回……”

然后,他手里的葡萄就掉地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马龙马龙马龙!!!”

事后张继科回忆,他是被方博那一嗓子完全吓醒的,他还纳闷儿呢,不就是偷吃被逮住了吗怎么这么害怕。

“废话!”马龙往病床上的人的嘴里塞了一颗葡萄,故作生气,“你把我们都吓坏了,方博见你醒了可不惊讶吗?”

“他那是惊讶吗?是惊吓好吗?”

马龙叹了口气,“受到惊吓的何止是他。”

张继科突然沉默了,他握住那人递过葡萄的手,“马龙,我之前说的是认真的,不喜欢了就是不喜欢了,你不用……”

马龙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去,将葡萄填到自己嘴里,“我知道,但是你喜不喜欢我是你的事,我喜不喜欢你是我的事。”

张继科没有立即反驳他,而是抬起头,眼神中有些许伤感,流连于那人的眉眼间许久。

他说,马龙,我想退役。



4



张继科看着空无一人的病房,发愣的想,自己真有本事,脾气这么好的人都给自己气走了。

亲自把他推出去,于是终究还是自己一个人。之前干嘛多此一举呢?不甘,应该是不甘吧。

张继科等待救援的时候就有预感,自己的腰部应该是受到了重创,再加上治疗时间耽误,痊愈的可能性很小。把特种兵当作职业来看的话,绝对属于高危高强度的范畴,体能跟不上,就没有理由再待下去了……

所以,即便不甘,也要长痛不如短痛。

“哟,终于孤家寡人了?”许昕不知道在门口看他发愣多久了,晃晃悠悠进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顺手拿起一旁的香蕉开始扒皮。

张继科哭笑不得,“你怎么和方博一个德行?”

许昕把香蕉皮摔他脸上,“你竟敢把我跟他相提并论,他腿上破了点皮,就在医院里装起大爷来了,医院部队两头跑的是我好吗!”

方博腿部被流弹击中,需要复健一段时间,马龙又实在放心不下自己,所以部队里的事物往往是许昕代劳或者稍过来。

张继科看着眼前一个月间消瘦许多的战友,认真的说,“大蟒,谢谢你。”

许昕连忙摆手,“狗哥,你饶了我吧,你赶快好起来我就放心了。”

张继科摇摇头,“许昕,我想退役了。”

许昕对这句话没有太大反应,他像是就等着张继科说这句话一样,瞬间松了口气,“我还害怕你想不开。但是……”他看向张继科,一双小眼睛似乎把人看透了,“你是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因为躲人?龙队这些天可是为你操碎了心啊……”

张继科没回他,闭上双眼,把头后靠在枕头上,一脸疲惫。

“哎!”许昕重重的叹了口气,站起来,“你可慎重,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我知道,谢了,兄弟。”

“没事儿,兄弟。”



5



过年的时候,大家一起去蔡少将家吃饭,走的时候他单独留下张继科,把他叫到了书房。

长按旁,蔡振华用打火机点着烟,问他,“听说你想退役?”

“嗯,”张继科点点头,“身体不行了,不能给部队拖后腿。”

那人吸了口烟,又缓缓呼出来,“后勤部队不也挺好吗?就一定要退役?”

张继科“嗯”了一声。

“你就败在你的脾气上!”那人毫不犹豫的下结论。

两人沉默了许久,直到烟雾缭绕,彼此看不清表情。

蔡振华把头转向他,声音不大,但那缓慢的语调极其有穿透力,“如果……我给你一个继续战斗的机会,但是你要改掉你的性子,你愿意吗?”

张继科抬起头,震惊的看着他。

对面的人笑了,“当然了,你也不一定符合要求,这只是一个……机会。”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最终,张继科看着面前的人,声音无比沉稳,“只要我想,就一定是我。”

蔡振华哈哈大笑起来,“真嚣张!我喜欢!”他渐渐收了笑声,“不过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别怪我没警告你,这条路可不好走。”他伸出两根手指头,“两天时间,随时可以来办公室找我,过期不候,滚吧!”



6



三天后,刘国梁把厚厚的档案袋摔在张继科身上,指着他咆哮,“你真他妈有本事!翅膀硬了会自己找门路了啊?你把我放在眼里了吗?!”

张继科的眼神无比坚定,“刘指导,这和您无关,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刘国梁想把面前的茶杯扔他头上,“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知不知道我之前千辛万苦……”

“我知道!您给我操的心我都知道!”张继科突然深深对他鞠了一躬,“可是,指导员,我想继续战斗,我想继续和你们在一起!”

说到最后,他已经有些破音了。他心想:那人还没有退役,我怎么能当逃兵呢?

刘国梁看着那人的头顶,不知怎的忽然想起来张继科染头发的事,那时候他怼天怼地,竟干找死的事儿,在后面染了撮黄毛,被他硬按着染回来了。那时候,马龙还不是队长,那时候,他们还没上过战场,舔过血……

都是命啊。

刘国梁叹了口气,“你腰不好,起来吧。”

他看着直起身的张继科,心想——这是我带起来的孩子啊,他已经可以闯天下了……

千万感慨涌到心头,却如鲠在喉,只能红着眼眶说一句“遇到事情别自己扛,你别忘了还有我们!”

一说话泪水就要掉下来了,于是张继科只能拼命点头。





【完】



本来昨天想发,但是到lof上一刷感觉心好累,姑且缓缓……这次真的需要大家给点儿力量……下一篇想写ABO+重生,这个题材似乎最近淡了,于是想试试水,但是还没定重生的是谁,总之,容我缓缓,大家下一篇文见~





评论 ( 9 )
热度 ( 84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