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獒龙/龙獒】 有种你爱我 (一发完 HE)



用生命去爱你,一爱就是一辈子。








1




北京的冬天总是灰蒙蒙的,冷风里夹杂着煤烟味儿。

所以,马龙一出门,就被这大太阳恍了一下。他心里一阵烦躁——好好阴着不行吗,出什么太阳。

阳光没有温度,但是刺眼。

也算是灿烂。

他正揉着发疼的眼睛,就被一个人钳住了手腕,强行拽走。要不是手上熟悉的触感,凭借他的第一反应,和全队第一的综合素质,一定把那人翻倒在地。

他眨着有点流泪的双眼,看着前方模糊的身影,想,原来和他这么熟,熟到连保命的第一反应都退居其次了。

马龙被他领到一个没人的胡同儿,逼在墙角。

“继科儿你唔……”

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口腔被火舌席卷,马龙的第一反应却是——早饭的包子里好像有蒜。

不对,想这个干什么!

他一把推开那人,调整着被打乱的呼吸,看着他,不说一话。

因为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等到那人沉默着再次上前的时候,他才慌乱地说:“继科儿!你疯了?!”

总共没几个字,破音破的他自己都想笑,可是他得憋着。

张继科舔舔自己的嘴唇,压低声音说:“马龙,我喜欢你。”

马龙愣愣地看着那人的动作,心说还挺性感的,“我也喜欢你啊。”

张继科听到后僵了一下,然后沮丧的摇摇头,“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

马龙咽了口唾沫,“可是我是男的。”

“我喜欢的是你。”他把“你”这个字咬的很重,顿了顿,继续说:“马龙,我爱……”

“继科儿!”对面的人打断了他,却很久没吭声儿。

张继科不得不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

马龙的呼吸顺畅了,心跳也没那么快了,热血被冷风一吹,也凉了。

他说:“继科儿,我喜欢女人。”

张继科看着他,说不出来的表情,硬要用语言描述的话,应该是伤心的。

他点点头,“行,我知道了,你别多想,我就是不甘心想问一句。”转身就要走。

马龙一把拉住他,又是超越了第一反应。

“内个,咱们还是哥们儿吧?”他小心翼翼的问,就差扇自己两耳光了。

那人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去,没回头,但声音里带着洒脱,“那当然了,难不成是姐妹儿吗?快走了,一会儿有任务。”

马龙慢悠悠跟到院子口,抬头望了望天。

哎,没事儿出什么太阳。





2





马龙是最后一个进的院子。

一开门,热浪熏的他一哆嗦。

坐在茶几旁边喝茶的刘指导招呼他,“龙,来来来,喝杯热茶!”

一旁趴在沙发上听音乐的许昕小声嘀咕,“如果我和张继科是最后一个到的话……估计就是泼杯热茶了……”

刘国梁瞪他一眼,但是没怼他,而是轻咳了一声,把远处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张继科叫了过来。

许昕瞬间坐直身子,心想,竟然没怼我?看来这次任务不妙啊……

其他队的人都说“三剑客”里面许昕最人精儿,做事儿不靠眼睛靠感觉,和蟒蛇似的。

这次他也猜对了,任务不是不妙,是很不妙。

刘国梁给他们交代完任务,三个人一起沉默了。

“指导员,”最终还是马龙先说话,“咱们这次两头不讨好啊,既然A国和我们一样都打压这批du贩,为什么不能交涉呢,这样我们放不开手脚,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刘国梁摆摆手,“这次牵涉面太广,必须把他们引入我国境内再围攻,头子也必须活捉,据上层指示,他掌握着很重要的情报。”

几个人盯着沙盘上的地形,再次沉默,一旁的茶水渐渐变凉,飘出淡淡的苦涩。

许昕轻声说:“这批du贩什么来头,这么多国家都觊觎着……哎哟!”

刘国梁给他了一记拳头,叹口气,“不该问的别问,就你好奇,小心好奇心害死猫!”

许昕笑着说:“不怕,我是蟒蛇,专生吞小动物哈哈哈。”

许昕就是有这种作用,在压抑的时候让你很快轻松下来。

这时,在一旁没说过话的张继科小声说:“您先别喝,我给您倒杯热的。”

刘国梁看着自己顺手握在手里的茶杯被张继科倒满,手心里热热的,心里也热热的。

他们虽然都是上下级的关系,但说白了就是师徒,这个行为最果敢但其实心思最细腻的徒弟,是他最放心不下的。

他对他们说:“你们带着一队去,要控制伤亡。要是真遇到紧急情况,必要的时候可以全部歼灭,有什么事我担着,你们不要有负担!”

三个人点点头,一队的战士全是国家的精英,哪怕一个受伤也是国家的损失。

刘国梁大手一挥,“好了,去收拾吧,一个小时后直升机来接你们。”

三人立定敬礼。

“是!”






3






热带雨林,中越边境。

“大白兔,大白兔!”这是卧在高点的许昕。

马龙翻了个白眼,“有p放!”

结果那人什么也没说,只是笑得喘不上气。

马龙有气没处撒,他知道那人是故意叫他代号找乐子,没办法,本来大家都很正常,张继科的是藏獒许昕的是蟒蛇他的是白龙,结果不知道是谁多嘴说这个代号容易暴露国籍而且还能看出级别什么的,就给否了。

正好爱吃甜食的张继科有段时间疯狂迷恋上了大白兔奶糖,顺口叫了他一声“大白兔”,好家伙,他本来长得就白性子内敛说话还软,这外号瞬间就传开了,于是堂堂特种兵中队长就成了小奶兔。

耳麦里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瞎子,收敛点儿,我都看见你牙了。”

“犯规了犯规了,怎么不叫人代号!”许昕叹口气,“不就是调侃了一句吗,正主都没生气你掺和什么。”

马龙刚想说你怎么知道我没生气,但是许昕接着说了句,“我早就看你俩有问题。”他就不敢说别的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两人默契的沉默了。

过了许久,无聊到蚊子喝饱了血,太阳落下山头,耳麦里终于传出了许昕压低的声音,“注意注意,四点钟方向,我看到敢死队了。”





4






真正的枪战开始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子弹踩着炽热的光划过静谧的丛林,划过黑暗中敏捷躲闪的身影。

许昕喊道:“妈的,A国这是想干什么,把他们引到更远的地方了!”

马龙的声音还算平稳,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现在正在想办法,“A国是故意的,他们应该也接到了命令。”他的声音突然亮了起来,“藏獒,之前的地雷离这里有多远?”

张继科喘息的声音很明显,“三点钟方向五百米!要把他们引到那里去吗?”

“你是不是受伤了?!”马龙焦急的喊到。

张继科似乎愣了一下,连忙说道:“没有,我这边追兵有点多,等一下!”他顿了顿,连上了公共线路,快速的说,“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这不是普通的du贩,他们有重型火力,再说一遍,他们有重型火力!”他通过内线联系马龙,“我刚才看见炮筒了,艹!”

许昕说:“藏獒,你自己小心点儿!”

张继科似乎吐了口什么,接着说:“我没事儿,该担心的是他们。大白兔,你说吧,我们听你的。”

马龙终于找到一片山坡,连忙躲到后面喘息一会儿,一开始的狼狈是他措手不及的,敌人的火力情报有误,堪称正规军队的装备让他们本来就不多的人数显得更加吃亏。他一边迅速换弹夹一边说:“只能拼了!先把A国的尾巴甩掉再说!你们谁离雷区比较近,把A国的给我引过去!”

“我去!”回答的是张继科。

不知道为什么,马龙听见那人的声音后胸中的热气突然哽了一下,一想到那人就要去一个他抓不住的地方,心里就空落落的。

可是他没有时间感慨。

“多带些人!”

“注意安全!”

他只能徒劳的说着。

“交给我!”

张继科说完后切断了内线,像豹子一样飞奔出去。

许昕问:“队长,然后呢?”

马龙吸了吸鼻子,给枪上膛,双眼再望向战场时满是狠戾,“犯我中华者,死!”





5






远处的爆炸引起大地震颤的时候,马龙许昕这边刚让敌人缴械投降。

马龙的第一反应是,“坏了,伤到A国的人了,继科儿回去又要写检查了。”

于是他更狠的踹倒了一个du贩,那人摔了个狗吃屎,哭着喊干巴巴的越南话。

“闭上嘴!”许昕用带着自贡口音的越南话吼他,一枪把他敲晕了。

他坏笑着对马龙说:“你联系上级,我叫科哥他们回来。”

马龙却让他联系上级,自己笑着联通继科儿那一队人的支线,喊了声任务结束。

接着,他们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耳机里寂静无声。

分组任务时害怕互相干扰,所以他们都切断了联系,也就是说——他们不知道失踪了多长时间了。

许昕惊恐的说:“队,队长!那声爆炸!”

马龙想,对啊,只有他们知道地雷的地点,爆炸响了就说明他们没事儿。

不对!

马龙抬起头,眼神空洞,如同在闷热的热带一下子掉入冰窟一般,全身瞬间冰冷刺骨。

只有他们知道爆炸地点,如果不是出自他们意愿的话……继科儿……

许昕一把抱住冲出去的马龙, 抵挡着那人猛烈地搏击,毕竟那人综合素质全队第一,他挡不住太久,于是大声喊道:“队长你停手!队长!马龙!!!你清醒点!你现在去也救不了他们!!!我们要赶快联系指导员!!!”

对方突然卸了力,许昕刚喘息一下,就听那人说:“我他妈不信他们就这么死了!!!就算救不了,我也要过去!”

许昕心想,队长,对不起了。

他拉住那人向前奔跑的身影,伸手向颈后劈去。





6





许昕胳膊吊在脖子上,哭丧着一张脸对刘国梁说:“指导员,您罚我吧,我知道错了,我没完成任务……”

刘国梁看着走的时候还一脸神气回国后一身是伤的爱将,心疼不已,“没事儿,就算没抓到领头的,带队的人的情报也很有价值,上级说缴获的物品非常重要,归队以后全体二等功。”

许昕一点也没兴奋的感觉都没有,都快哭出来了,“刘指导,我不要二等功,您让科哥他们回来成吗?”

刘国梁勉力笑着,拍拍他的头,“你还不知道吧,小雨和方博已经找到了,说是那些人其实不是A国的人,而是du贩假扮的,被继科儿发现了,就叫他们追出去,结果跑太远被信号干扰,联系不上了。”

“真哒?!”许昕也不顾伤了,兴奋的抬起手,“太好了,那他们没受伤吧?”

刘国梁连忙架住他支离破碎的胳膊,“大伤没有,就是在热带雨林里冻了一晚上,哎你别乱动!”

许昕也不怕被怼了,笑着说:“那科哥呢,龙队还等着他呢,他要知道我打了他回来还不得抽死我!”

他一开始还笑着,几秒钟没听到设想的回答后就愣住了,一脸惊讶的望向刘国梁,“刘指导,您,您别吓我……”

这时候,不知道在病房门口站了多久的马龙出声道:“刘指导,继科儿呢?”

两人一起抬头,看见了面色惨白的那人。

马龙没在哭,眼睛却红红的。

刘国梁愣了一下,“龙,你怎么醒了,快回去躺着。”

马龙一手扒住病房的门框,指节因为用力而苍白,说话的时候像是在忍耐巨大的痛苦,声音不自然地颤抖着,“指导员,求您告诉我吧,继科儿在哪儿呢?”

许昕也一脸焦急的看着刘国梁。

刘国梁像是瞬间老了许多岁,一脸疲惫,“没找着……没找着人,也没找到尸体,小雨说继科儿发现不对后他们就兵分三路追捕,他和方博追的都不是头领,估计继科儿追的就是了……”他对着神情恍惚的那人说,“龙,别担心,现在所有人都聚集在边境,只为找到张继科,他一定能回来!”

那人听后只是缓缓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说:“刘指导,我不想呆在医院了,我想回院子。”

按说他们这种刚出过任务的人没政、审是不能自由活动的,但是刘国梁不管,他的徒弟连魂儿都快没了,他轻声说:“去吧,回去好好休息,别乱想,听见了吗?”

马龙还是点点头,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步一顿的走了。





7





“小辉儿啊,你再帮帮我。”

“国梁,要是行的话我能不帮你吗?可是已经一个月了,边境那边已经起争议了,上级下令让撤回,我能怎么办?”那人叹口气,“国梁,对不起……”

桌子上的茶已经凉了,刘国梁端起来一口喝了下去,放下的时候拿杯子的手都在抖,他的胸口一直在剧烈起伏,很久之后才平息下来,他叹了口气说:“是我对不起你,一个月已经不容易了,让你难办了……”

放下听筒后,他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马龙。

他不动声色地说,你怎么学开许昕了,听墙角的事儿干的这么溜。

马龙面无表情,说,那些人不是du贩。

刘国梁头也不抬,他就继续说,A国或者我们自己的部队里有奸细。

刘国梁警告他,你够了啊!

马龙咬牙说,上级是不是撤兵了?

刘国梁说,没有的事儿。

您刚才打电话我都听到了。

我要去找他!

我要抓奸细!

我要给继科儿报仇!

你没完了是吧?!

刘国梁皱着眉抬起头,心说这小子吃枪药了?本来想训他几句,结果吓了一大跳。

马龙哭了。

他小时候怕黑,经常自己偷偷哭,但是自从有人陪他一起在黑暗中之后,他就再也没哭过,更别提这么大声了。

现在,他一大男人哭的几乎喘不上气,看着让人心疼。他说,刘指导,我求求您,您别放弃继科儿,您别不要他,他还活着,他一定活着!

刘国梁也红了眼眶,他哽咽着骂道:“哭个屁,那小子一定活着,我要亲自带他回来!”





8





直升机上,许昕轻声说:“师哥,你别难过了,我们一起把他带回来。”

马龙出神的望着窗外,声音都是飘的,他说:“许昕,你知道吗,出任务之前他给我表白了,说喜欢我……”

“他……你……”许昕惊讶的说不出话。

马龙看着他,自残般地笑着,“这就是他妈的喜欢我?!音讯全无?!不知死活?!有种你他妈活着回来啊?!”

许昕难过死了,他说,师哥你别说了,你要相信科哥,他一定活着。

马龙听后无力的摇摇头,把身子靠在防弹玻璃上,仿佛在自言自语,“张继科你知道吗,就在你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爱上你了……”

不是喜欢,是爱。

是比你更无可救药的爱。





9





马龙他们争分夺秒,找了三天三夜,最终在一个悬崖边看到了张继科用的水壶的带子。

马龙当时放下枪就要跳下去,幸好被许昕拦住了。

脾气再好的人也崩不住了,“你这是作给谁看呢?”许昕生气的说,“你把命搭上他就能回来了吗?你这样对得起他吗?!”

“许昕你别说了……”

“我就要说!”许昕生气的打断他,似乎要把自己的委屈全部倒出来,“你以为我就好受吗?他不就是给你表白了吗,他还是我兄弟呢!小雨拿他当亲哥,你知道他整天趴小胖怀里哭吗?你这个队长知道吗?!你尽到应有的责任了吗?!”

马龙冲他摆手,“你别说了,我听见继科儿的声音了。”

许昕吓得差点从悬崖上掉下去,幸好被马龙拦着。





10





马龙走之前专门带上了那天的通讯设备,他知道那人电量可能不够了,但是万一呢,万一就能联系上呢?

这是他人生中最感谢老天的一次决定。

这么多人找不到他是有原因的,张继科真的掉下了悬崖。

du贩熟悉地形,他当时追着du贩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打斗中两人一起坠落山崖,他还记得刘国梁活捉的命令,他有预感这人真是头领,于是抱着那人把自己垫在了下面,从树枝上滚过后掉到了山涧旁。最后,虽然他的伤更重一些,但是凭借着极强的意志力比du贩先醒来,将那人控制住,并尽量保持自己的生命体征。

一群人疯了一样冲下山崖,在一片吼叫声中,小雨那声撕心裂肺的“哥”尤为明显,大家一齐跑了过去。

du贩被捆绑在树上,一旁的帽子里还有点血红的生肉。

张继科靠在树旁,身上的衣服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像被深红的染料涮过一遍似的。

他虚弱的笑着,说:“你们叫魂啊。”

接着就晕倒在一旁。





11






他们在北京住的是四合院,是之前他们三个做特殊任务时留下的,大家都喜欢,刘国梁也宠着他们,于是就成了市里的据点,每当有些掉漆的大门一关,外面的喧嚣就被阻挡在门外,颇有些大隐隐于市的情调。

张继科伤的比较重,好说歹说医生才让临时出院过年,但是过完年还得去医院报道。

马龙好几天没去医院陪他了,因为那天聊着聊着,张继科突然说,马龙,我不喜欢你了。

马龙愣了一下说,我不信,张继科,我爱你。

那人有些猝不及防,但是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低头啃黄瓜。

马龙站起来,看着那人因为受伤而瘦削的身形说——张继科,你拒绝我没关系,谁让我之前犯贱拒绝你了呢。

张继科说,马龙,之前是我错了,你别这样。

马龙气笑了,“张继科,有种你再爱我一次。”

在四合院的这几天,马龙冷静了一下,也想明白了——那人不是不爱,是怕。

他怕两个人哪天就阴阳两隔,要不然就杳无音信,空余一丝希望。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从此你我只有死别,没有生离。这本是句浪漫的话,可是,当前者对于他们来说是太过接近,这就不再是浪漫,而是现实的鲜血淋漓。就像在悬崖上走钢丝,他们不敢轻易迈出一步,谁知道下一步是不是粉身碎骨呢?

想着想着,门开了。

几片红色的鞭炮纸从门外刮进来,带进来点儿烟火气息。

马龙看到被掺进来的那人,一下子惊醒了。

像我们这种人,能容我们犹豫几次、后悔几次呢?

那人失踪了一个月我都不怕,我还怕那所谓的余生吗?

他笑的释然,比冬日的阳光还明媚,他把手放在嘴边,大声喊:“张继科,有种你爱我啊!”

众人看热闹一般“吁”他。

他也笑着“吁”他。

你看,那人还不是脸红了吗?





【完】






谢谢大家对【爷们儿】的喜欢,文笔有限,我会继续努力

以及这篇我有点想写续,或者扩写,有人看吗?



评论 ( 8 )
热度 ( 281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