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灰白往事 (【上】【中】【下】一发完 ,绝对是HE!)

昨天莫名感觉多了许多校友……你们真淘气太破坏我伤感的气氛了好嘛hhh😂,我一激动就都码完了,为了保持连贯性就一起发了,不许破坏我意境啊啊啊!不服憋着😚!




【上】




张继科特别不喜欢济南。



这个鬼地方,夏天是蒸笼,冬天是冰窟,春秋就知道刮大风。



趵突泉一年比一年低,大明湖一年比一年污。




可是没办法,谁让他考进省实验了呢?




那时候山东省实验中学还和名字里说的一样是全省招生,选拔出来的人都是全省的尖子,于是在他接到录取通知书的一刻,所有人甚至是他的父母都感觉到不可思议。他所在的初中成绩本就一般,老师把精力都放在了前几名身上,谁能想到一个平时成绩平平、少言寡语,又有点小脾气的男孩子,竟然一鸣惊人考进了省里排名第一的学校呢?




远离了青岛清凉湿润的海风,兜兜转转半年快过去了,从酷暑到严冬,张继科一次都没回过家,但他也没把济南当家。




张继科清晨背着书包走进校门的时候突然有点恍惚,他抬头停下来抬头看了看校门口大气的牌匾,不知道在想什么。




站在一旁执勤的主任皱着眉头说:“这位同学,怎么不赶快去教室学习啊?在这里发什么呆啊?”




张继科没说什么,吸了吸被冻得通红的鼻子,走了进去。




主任心想:这孩子眼睛都睁不开,这么懵,一定是还梦游呢。




其实张继科一开学就被人调侃睡不醒,一双永远睁不大的眼睛硬是把他的帅气程度拉低了好几个档次,再加上他经常被老师抓到在课堂上睡觉,“睡神”的称号算是被他坐稳了。




不过之后由于他又延续了初中的作风——沉默寡言、成绩平平,谈论他的人也就少了。




很少有人能一遇到事情就想到他,除了马龙。




同学们不知道他们俩是怎么成为朋友的,或许是马龙性格比较内敛,两个人负负得正,于是凑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




马龙在班里绝对是老师最放心也最骄傲的学生,有一个新来的女老师私下里跟他说,让他多和好同学交流,这样才有动力。那意思就是说别让张继科耽误你成绩,最好离他远点。




马龙把这个事儿跟张继科说了,后者听完后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马龙慌了,连忙跑上去拉住那人。




张继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也是这么想的?”




马龙摇着头,“哪能啊?我就告你一声。那老师更年期,瞎说的。”




张继科瞬间笑了出来,“屁,人家才27!”




那之后他们俩的关系好像更好了,班主任有时候就指着他们说“像小女生聚在一起一样,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没了”。




其实张继科觉得他们真没聊很多,甚至在一起的时间都不多,毕竟身边这个人不仅是个学霸,还是班长,平时大把时间都花在学习上。他也不会兴冲冲的和马龙讨论题目,他对学习不感兴趣。




后来马龙想了想说:“可能是我们思想比较统一吧,让别人看起来像好多年的老友一样。”




张继科笑他矫情,可是他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他有时候想马龙接下来会做什么的时候,只要想想自己会怎么做就可以了。




他们一同住校,一同偷偷跑出去吃夜宵,周末了一同去马龙家吃他妈妈做的饭,每天过得有平淡又充实,转眼间就到了两年之后。




又是一个冬天的周末,他们走在去往马龙家的路上,马龙突然调侃说:“吃了我家三年的饭,你得给我多少伙食费啊?”




张继科白他一眼,“你哪次吃夜宵不是我请客?”




“还好意思说,我上次被教导主任逮住还不是因为你!在这之前我可是公认的乖学生,老师都痛心我被你带坏了!”



张继科冷哼一声,“你这人也就是外边纯良,里面啊……”他用一根手指戳戳马龙的胸口,“蔫儿坏!”



马龙挡开他的手,“有本事你别吃我家做的饭!”




张继科笑着说:“这要看你妈乐不乐意~”




马龙的妈妈还真没拿张继科当外人。




马龙家是教科书式的严父慈母型,父亲从小就对他比较严厉,母亲时常埋怨他父亲把孩子都训怕了,性格一点都不开朗,所以当她看到自己的孩子第一次带同学回家的心情可想而知。




高三了课业比较紧,两人吃完马龙妈妈做的早餐后就往市图赶,一开始是张继科骑自行车带着马龙,后来马龙不知道怎么就听说了张继科先天有点骨裂,就不让他带着了。




“你说你,先天身体不好还不知道保养,冬天也不知道穿多点,腰受凉了怎么办?”




张继科还记得自己白他了一眼,“您今年贵庚啊?”




马龙不吃他这一套,不由分说把自己的羽绒服披在他身上,然后跨上自行车,扭头特酷的对那人说:“上来,爷带你!”




张继科愣了一下,笑骂着,“靠,龙仔,我要是个女生就爱上你了。”




“得了吧,我可招架不住你这么剽悍的女生,麻利儿的,快上来,别耽误我考第一。”




“靠,你要不要脸啊!”




有时候马龙就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因为那个人在,他的人生终于有了色彩。






【中】





高三寻常的一天,马龙睡眼惺忪的在楼下等着张继科一起吃早饭,眼看着就要出操了,那人还没下来,于是他一遍在心里抱怨着那人明明不如自己学得晚还赖床,一边上楼去找他。




“哎?许昕?”马龙看到了张继科的室友,“你看到继科儿了吗?”




许昕那双一看就是高度近视的眼睛也耷拉着,厚厚的眼皮肿的像灯泡,“我还想找他算账呢,昨天晚上不好好睡觉在那里收拾东西,今天早上不知道干嘛去了。”




马龙瞬间就醒了,“收拾东西?他走了?”




许昕打着哈欠说,“没呢,东西还在,好像说去班主任……诶?你不吃早饭了?”




还处在断片儿状态的许昕挠挠着头说:“不都说班长挺稳重的吗,怎么都不等我把话说完啊?”




马龙气喘吁吁的赶去办公室的时候,张继科刚从里面出来,他看到老师在门口拍着张继科的肩膀,关切的说着什么。




马龙忐忑的走了过去。




老师看到马龙,招招手说:“班长,你来了正好,你现在只要调整好心态高考就没问题,今天放你一天假,你陪陪继科,就当劳逸结合了。”




他又对张继科说了几类似“放宽心”“现在考大学最重要”的话,才踏着铃声急匆匆的向班级走去。




老师一走,马龙的话像济南的泉水一样就想往外涌,但是却被那人抢先。




张继科说:“你去上课吧,我没事儿。”




马龙去看着那人眼下的一片青黑和憔悴的面色,一看就是一晚上没睡。他心疼地想,这得遭遇了什么才让他心这么粗的人艰熬成这样啊。




他耐着性子说:“究竟怎么了?”




张继科沉默了一会儿,在抬起头来的时候,看着马龙那张紧张的脸,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没事儿”。




马龙瞬间就火了,心想我连饭都没吃一大早这么着急忙慌的是为了什么啊?



“张继科!”



这一声把路过的同学吓了一跳,都想看看平时那么温柔的班长是怎么了。




马龙不由分说的握住那人的手往外跑,“你跟我出来!”



正值冬春交替的时候,地上白杨的落叶还没扫完,枝头已经有绿色的嫩芽了。




两人在操场上漫无目的的走走停停,把干枯的树叶踩的吱嘎作响。




张继科在一阵大风刮来的时候停下脚步,他抬头看了看天,问马龙:“你为什么来山东?”




马龙本是东北人,从他那好几年都改不了的大碴子味儿就能知道。




马龙说:“你们当时怎么闯的关东我就怎么来的呗。”




他想缓和一下气氛,但是好像并不成功,于是他又说:“就是父母工作调动,搬家了。”




马龙看到自己提到那两个字的时候张继科的神情突然就变了,心里不好的预感似乎被印证了,他关切的问走到那人身前,掰过肩膀正视自己,“继科儿,究竟怎么了你想急死我啊?!”




张继科看着马龙,一双眼睛被风刮的湿润润的,他似乎在压抑着自己,胸膛起伏大了许多,即便如此,他一开口声音还是有点颤,“龙,我父母出车祸了。”




“什……么?”马龙惊讶的睁大眼睛。




张继科红着眼睛继续说:“可是我妈不让我回去。”




马龙已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他看着那人刻意勇敢的笑容,他看着那人因为不想让眼泪流出瞬间闭上的双眼,他看着那人颤抖着说“他们都不要我了”……




他一把抱住那人,把他的头埋在自己怀里,“别哭,继科儿,我要你!我一辈子要你!”




又是一阵冷风,马龙感觉脸上一凉。




操,原来哭的是我。




转眼就是高考,张继科似乎还没有从那场打击里恢复过来,比平时更加沉默寡言。他在交卷铃声响起的一刹那,看到其他人异常兴奋的面容,恍如隔世。




有人个人走进他的视线,笑着对他说,“愣什么呢,还想分析试卷啊?”




于是他也笑了笑,只不过嘴角上扬的特别没有力气,“对啊,等马老师分析呢!”




“别贫了!爸妈说今天请我们吃饭,祝贺我们考完!”



张继科努力维持着微笑,“我买了今天晚上的车票,回青岛。”



于是,马龙突然就笑不出来了,甚至是有点想哭。



马龙在这之后经常会做梦,即便他醒来就会忘记,但他笃定梦到的一定就是一幕,毕竟这种复杂的思绪是别的情境无法企及的。有时候,他会突然坐飞机从远方来到省实验的校门口,也不进去,只为看几分钟这个地方,摸一摸门口翻新的红柱子,和传达的保安聊聊天,有的保安认出了他,问他“之前和你形影不离的小伙子呢”,他笑笑不答。




我就是来找那个小伙子的啊,那个买了车票连再见也没说就见不到面的小伙子,那个在校园里和我形影不离的人,那个……教会我爱的人……




然而,马龙并没有考好,这比当初张继科上了省实验还让人吃惊。




众人都不明白,大小考试都是第一,发挥如此稳定的人怎么就失利了呢?




马龙也很失落。误判了?涂错答题卡了?总之,自己是考砸了。




为了给儿子更好的发展,他的父母打算送他出国,认为就算上预科也比复读一年强。马龙其实内心不太想出去,但是他的愧疚感太强,只能任凭他们安排。




在机场的时候,马龙的妈妈抱着他哭,一向严厉的爸爸也红了眼眶,他突然从失利之后的混沌里明白过来:他这是要出远门了。




他走的匆忙,没联系上张继科,之后父母打电话告诉他,他们也联系不上。




他一走就是八年,升学读研找工作。




他八年都没联系上他的继科儿。




【下】




那一年,马龙进了银行,当了风投主管,最近负责制片方的投资。



他创想着其他投资方式,不想像别人一样把钱投在已经当红的演员上,价位高不说,经纪人要求还苛刻。



他把简历停留在一页上,彻彻底底的愣住了。




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人装什么嫩,好意思把上学的照片摆上来!



他随即甩甩头,感觉自己疯了。




之后的约谈当然是他故意的,他看到那人见到自己的时候惊讶的样子终于绷不住了,咧着嘴笑,东北味儿都快冒出来了,“你这是干哈呀?”




那人大手一挥,“走,喝酒去!”




马龙有句话是真说对了,他们的心意相通,所以永远不会有隔阂。那些漫长的时光只是在他们的外表上刻下深深的痕迹,他们的心,完好如初。




张继科醉了,马龙一边搀着他去自己家,一边听那人唠叨,他从一开始哄几句到后来默不作声。




不是不耐烦,是他害怕自己在大街上哭出来。




以前他考试没考好就会哭,被张继科撞见了就被嘲笑一顿,反倒是那人,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一滴眼泪也没掉。他还记得呢人有些骄傲的说:“我爸说男人流血不流泪,我从十岁以后就再没哭过!”




马龙想,我倒希望你哭一哭呢,他们都说我心事重,你比我还重,担着多累啊。




他其实能理解张继科父母的做法,就是极端了点。像天堂电影院里的老放映师的选择一样,成功的人总要失去什么,男主有憾无悔,所以继科儿肯定也不怪他们。




只是他看到继科儿这些年越加锋利的轮廓,越加消瘦的肩膀,还是心疼。




他忍不住脱口而出,“你别这么累了,我养你吧。”说完自己惊讶的捂住嘴。




看着因为醉酒而意识涣散的那人,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落。




后来马龙得知,继科的爸爸当年伤的比较重,于是早早就辍学挣钱了。他在北上广闯荡,一开始拍些小广告,后来能接一些小成本的制作,等打他的爸爸病情平稳了,他发现自己对当演员有点兴趣,就去考了外国的电影学院,这几年一直靠着之前的积蓄上学。




马龙问,“你怎么不联系我呢?”




张继科说,“一开始是联系不上,后来是不想联系,兄弟你都这么厉害了,我总得混出来再说吧!”



马龙心说要不是我来了兴趣翻简历,你是不是还不打算见我啊,那我们得错过多少年啊?




他连把手上的咖啡泼过去的想法都有了,恨恨的说:“你自尊心爆什么棚,我帮你还不应该吗!我要罚你,罚你必须拍好这部戏!”




张继科放下咖啡,看着他说:“谢谢你。”




马龙摇摇头,“我知道你有实力。”




于是他们又开始了和高中一样同吃同睡的生活。




有一天他俩刷牙呢,马龙问:“你爸妈怎么样了?”




张继科吐了嘴里的泡沫说:“旅游呢,不知道现在到哪儿了。”




“哦……那他们对你的……”




“不期待别的了,平平安安就行。”




又有一天,戏终于拍完了,马龙给张继科按摩腰的时候说:“你还想拍什么类型的?我给你照剧本去。”




张继科白了一眼,“奴隶主,你饶了我吧,我要都要断了。”



马龙“啪”一声拍到他后背上,“好心当成驴肝肺!”




又有一次,张继科已经在娱乐圈红得发紫了,马龙小心翼翼的问他,“自尊心爆棚了吗?”



张继科瞥他一眼,“又发什么疯?”



马龙咳了一声说,“想安安稳稳过日子了吗?”



张继科低头笑了一声,说:“你究竟还想不想说了?”



马龙一愣,“我想说什么?”



张继科笑着问他,“马大总裁,小生一直有一个疑问,你说你这么帅气多金的钻石王老五怎么就没女朋友呢?”



马龙打断那人阴阳怪气的腔调,“停停停,我都计划了这么长时间了,你好歹让我先说吧……”



他清了清嗓子,直视着那个人的眼睛说,“那年高三操场上的话永远都算数。”



张继科本来还挺紧张的,听完后眨眨眼睛说,“这就没了?”



马龙急了,“你不懂吗?”




张继科装傻,“我懂什么?”




马龙激动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张继科绷不住笑得牵过他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口,调笑着说:“你是这个意思么?”




马龙原形毕露一般坏笑着同样执起那人的手亲了一口,“没错,就这个意思。”




张继科看着自己手上多出来的戒指有点傻眼,他后知后觉的大叫,“卧槽!你他妈才是影帝!金马奖金龙奖影帝!全世界的小人儿都该颁发给你!”




至于这一幕被记者正好拍下来引起轩然大波什么的就是后话了,往事如风,掀过一页布满尘埃的答卷,一切又将重新开始。








【End】





有没有发现开学在即发文的都是天使!!!没错就是我!!!咳咳,虽然我已经高中毕业许久了……


对了刚才忘问了,你们想看番外吗?同学会什么的……最近挺忙,想看的人多了我就写。




评论 ( 5 )
热度 ( 130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