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铁盾][梗一]Wake Up

早说过我脑洞很大啦~一直都想写一个梗的集合~实习摸鱼摸了个梗希望大家不嫌弃哈Y(^_^)Y


Wake Up by 祭末--释

 


“他晕了!他竟然在我眼前晕过去了!”

“闭嘴Tony!”Natasha忍无可忍地说。

自从把昏迷的Steve抱回来,Tony从一开始的有点恐慌无措很快就进入了暴走模式,任何试图安慰她的人都被他的嘴炮攻击过了。

Thor的锤子已经颤抖着要飞出去了,Clint搭在弓上的箭由一支变成了五支,Wanda的眼睛已经红了,眼看在一旁正在给Steve检查的Bruce也有要变绿的趋势。

Natasha虽然很乐意看Tony的笑话,但是她也是很惜命的,于是她问Tony:“你再说一遍,他究竟是怎么晕的?”

“我说过了!就是因为这个老冰棍儿害怕在我面前丢脸不肯告诉我他恐高!!!每次他都怪我对他不坦诚,为什么他就不能……天啊!!!”

一记飞刀擦着Tony的脖颈钉进他身后的墙壁,他瞪大着眼睛看到自己的一撮卷毛飘落到地上。

Clint感到世界终于清静了,他给Natasha树了个大拇指。

Tony咽了一下口水,干巴巴地说:“准头有待提高。”

“清醒了?”

Tony小鸡啄米一般点头。

“那就把事情经过说清楚。”

Tony瞬间蔫了下来,默默坐到沙发上,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起因是我改装了装甲的供氧和耐寒装置,这样它就可以在更高的地方战斗以及……带着另一个人。”

Natasha挑眉。

Tony耸了一下肩,“好吧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我确实想带他飞——想了有一段时间了。”

“试飞之前我想去喝杯咖啡,然后碰巧遇到了Steve……好吧Wanda别那样看我了,我承认我问过Jarvis……”

“侦察能力过硬的老冰棍儿很快就看出来我并不会乖乖去睡觉,谁能在他那双眼睛的注视下说假话呢?于是我都招了……”

Thor说:“他一定不同意。”

Tony耸肩,“连你都想到了不是吗?”

Clint问:“那究竟是谁先提出来一起飞的?”

“是cap。我说氧气虽然足够但是耐寒装置还不够成熟到带另外一个人,但是他说他有血清不用在意……天啊你们为什么都用这种表情看我!!!”

Wanda震惊的说:“是cap先提出来的?”

Tony无奈道:“是啊他一点都不相信我的技术。”

不相信你然后和你一起飞吗……那可是几万英尺的高空啊喂!

众人面面相觑,所有眼神都汇聚成一句话:这对傻子。

这时候,Bruce已经对Steve检查完毕了,他问Tony:“Steve在昏倒之前有什么症状吗?”

“怎么?”Tony皱眉,“检查出不出来原因吗?”

Bruce非常不解:“他没有任何损伤,任何指标也都很正常,他就像……忽然睡过去了。”

Tony激动地站起来,“Banner博士没有人睡觉是像这样叫不醒的,哪怕他是Caption America!”

“Tony你冷静一点!”Natasha把手搭到正在咆哮的Tony身上,“听着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们也一样担心Steve,但是你这样没有办法解决问题。”

Tony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Steve脸色苍白的躺在医疗床上,总会有一阵莫名的恐慌让他不知所措……他泄气一般缓缓坐到沙发上,用拇指和食指按揉着额头,似乎要赶走内心深处的疲倦,“我不知道,Natasha我真的不知道……Steve的眼睛总是让我想到浩瀚的宇宙,于是我告诉他我们以后可以夜晚一起出来,这样就能看到无数闪耀的星子……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开心,他的笑容像孩子一样天真纯洁,我当时都看呆了,我想要不是他说他有点冷,我一定会愣愣的冲出大气层的……”

“其实……”Wanda有些犹豫地说,“cap之前也晕倒过一次……”

“什么?!”众人一起看向她。

Tony更是不解:“为什么我不知道?”

“那是神盾给我和Steve的秘密任务,我们卧底去破坏敌人的能量源,Steve负责进入,我在外面接应他。可是在Steve进入仓库几分钟后,我失去了他的联系,就在我不放心想要进去的时候,Steve又通过对讲机联系到了我,他的声音很疲倦,就像刚刚被人从深度睡眠中叫醒一样,他说他马上就出来,让我准备撤离……”Wanda有些忧伤的看向病床上的Steve,“这之后我问过他那失联的几分钟,他只是说没事……有时候我真是感觉他负担的太多了……”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Clint清了清嗓子,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在仓库里经历了什么?”

Wanda回忆着摇摇头:“那不是一个特别难的任务,而且我们在执行任务之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仓库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Bruce……”Natasha看向正在思考的医生,仿佛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Bruce点点头,“心理原因。”

Natasha点头。

“什么心理原因?”Clint不解的问。

Tony则像突然醒悟一般,他看向Bruce,最终把视线停留在那人紧闭的双眸上,有些失神的说:“是寒冷。”

Clint也沉默了,没错,这是他们每个人都逃不开的该死的心理创伤。

Tony看着Steve的眼神渐渐变得愤怒,他突然站起来,语气中混合着失望与冷漠,一字一句的冲着那人说:“他不想醒来。”

说罢他转身逃也似的走了。

 


Steve没有像上次一样这么快醒来,他像婴儿一样贪婪的享受着睡眠,但却没有婴儿的生机。

病房里只有医疗器械发出滴滴声,Tony默默地坐在病床旁,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

太静了,他想。

终于,他轻咳一声,对病床上的人说了第一句话:“嗨。”

“每次都是你该死的把我从睡眠中叫起来,拉我去晨练,你就说实话吧,你分明就是想看我出丑,我都看到你在我气喘吁吁的时候偷偷笑话我了……”

一旦开了头,后面的话似乎顺利多了。

“不过我也要感谢你,把我从噩梦中叫醒。说实话每次醒来看到你关切的眼神,我都是挺开心的……对了你一定会震惊于我对你说谢谢,毕竟我在你的印象里是那么的恶劣。”

病床上的人依然没有回答,但是Tony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平静下来了。就像那无数次战争中的一次,复仇者们从黑夜战斗到黎明,当他们最终胜利的时候,阳光刚刚越过了地平线开始驱散战场上的硝烟,纽约还弥漫在一片沉寂之中。他摘下面罩看向一旁正在喘息的Steve,Steve像是有感应般回望他,他们站在废墟上共同迎接着新一天的到来,疲惫而充满希望。

Jarvis通报Natasha快要进来了。

过了一会儿,Natasha轻轻走进来,把手搭在Tony的肩膀上,“我以为你不会来看他,毕竟你今天下午那么生气。”

“噢别提了,我只是……对自己很失望。”

“失望?Tony这不是你的错……”

“不,不是这件事,”他打断了Natasha,“只是我以为,在我的努力下他已经对这一切适应了,他也尽力对我表现出这种样子,可是我今天才知道,这不过是‘表现’而已。”

Natasha从没见过这样的Tony,失落的、懊恼的、不知所措的Tony,让她忍不住去安慰。于是她故作轻松的说:“嘿,我可没见过你的努力,你是指的每次作战都跟他做对吗?”

 “不然你以为像他这么固执死板的人是怎么搬到复仇者大厦的?”Tony把头埋在肩膀里呻吟了一声,“真是痛苦不堪的回忆,原本我都安排好了一切,但是他说他想近距离感受这个时代,果然是近距离,去看艺术展不说,我甚至陪他去挤!地!铁!我至今都感觉的到整个车厢的汗臭味儿!”

Natasha有些意外,他真没想到Tony做过这么多。

“那你们为什么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

Tony抬起头,看向沉睡的Steve,轻声说:“这都怪我,Steve对我们的态度很困惑,他许多次想找我谈谈,可是Natasha你知道吗,我也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才敢仔细看他,”他轻笑一声,“这样看来他昏迷了似乎也不是坏事……”

Natasha轻叹一口气,“Tony我以为你们两个人之中,你才是那个对感情更敏感的人。”

这次Tony没有立刻回答他,他认认真真的看着Steve,似乎想把他刻在自己心里。然后,他握紧Steve冰凉的手,在上面留下一个轻柔的吻。

“Natasha。”

Tony棕色的双眼如蜜糖般焦灼在Steve身上。

“我爱他。”

“嗯?”Natasha震撼于这爆发的情感。

“我,Tony Stark 爱Steve Rogers。”

Natasha几乎有想流泪的冲动,为这两个伟大的英雄,更为他们经历的一切,她轻声说:“你之前就应该告诉他。”

“我只是……害怕……”

“Steve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我知道,我知道……”Tony微笑着说,“所以这次我不会再错过他。”

*

Steve感到自己被冰冷与黑暗包围,刺骨的海水一点一点带走他身体的温度,让他不由自主陷入沉睡。

奇怪的是每当他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的耳边总是会出现一个声音吵醒他,然后是一些画面在他的眼前闪过,有时是咆哮突击队,有时是空无一人的地铁,有时是一直到天尽头的墓碑,最终,他强迫自己把画面停留下来——那是一双如琥珀般清澈的棕色的眼睛。

耳边的声音也渐渐不再令他烦躁,那声音犹如暖流般注入他的身体,让他情不自禁想要伸展僵硬的四肢。

Steve感觉到自己浮出了水面,仿佛荡漾在夏威夷温暖的日光下。

于是他睁开了双眼。

他看到一双棕色的大眼睛正在认真的盯着他。

他的嘴角露出微笑。

他想,一切都会变好的。

只要你醒来。


以及……你们怎么能这么对脆弱的我=(

我的评论呢我的小心心呢我需要安慰!!!!!!!

 

 

 

 

 

 

 

 

 

 

 

 

 

 

 

 

 

 

 

 

 

 

 

 

 

 


评论 ( 5 )
热度 ( 41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