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竹

深陷同人。懒癌晚期。。。

【巍澜】我的一个教书朋友(wen hua da ge ming背景)

汗,拼音都被屏蔽了,我再发一次会不会被查水表啊。。。如果再被屏蔽,我就写完以后直接放网盘算了。

另外,时代原因,此文会BE的很合理。。。



我的一个教书朋友


简介:那日,赵云澜跪在地上,笑着说,“你这是何苦……”

沈巍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他的脸,亦是笑着回答,“我又如何得知,大概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吧。”




一、卖身契



沈巍在凤塧村和一颗老槐树对看了许久,终于等来了一个小孩子。



那小孩子脸上脏兮兮的,也看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一双黑眼珠倒是机灵,半躲在老槐树后面滴溜溜的转。



沈巍上前一步,弯下腰,轻声对他说,“小朋友,你知道你的家人在哪里吗?”



那小朋友一边看着他一边啃手指头啃的香甜,并不作声。



沈巍方才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自己这问题问的像个倒卖儿童的坏人一样。不过他内心确实感到很奇怪,自己一个外人不便冒昧进入村子,于是想在村口结识一个村民,然而日头正好的白天,他等了许久村口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进出。



他蹲了下来,平视着小孩儿,微笑着说,“哥哥请教你一件事,你们这里有学堂吗?”



小孩子听后把手从嘴里拿了出来,他歪着头从上到下的打量了沈巍一番,眼神最终定格在他鼻梁上架的大镜片上。



沈巍感受到他的目光,用手托了托镜框,轻声说,“你可以给我带个路吗?我是来这里应聘教书的。”



小孩子眨着眼睛看他,一副正在思索的样子,忽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皱起眉猛得摇头,脆生生了说了句“没有”,扭头就跑回村里。走的时候还好似故意一般,使劲往后蹬了几脚,蹬了沈巍一衬衫的黄土。



沈巍来不及出声,就见那孩子甩着脑后用红绳系起的小辫子一颠一颠的跑远了。他的第一反应是:那原来是个女娃娃。然后他看看自己,心想:自己这么吓人吗?



沈巍来之前在穿着上确实费了一番心思,他想自己来应聘教师,穿得太随意总会显得不太尊重,然而他在国外多年多年,身边中式的衣物也确实没有几件,唯有几个压箱底儿的也已经起了一层黄渍。他叹口气看了一眼周围的大山,心想自己还是高估了国内的情况。他十分庆幸由于马夹大小不合身,自己并没有穿着完整的三件套,虽然他衬衫领结和西裤的打扮已经很格格不入了。



怪不得吓跑人家孩子,在她的大人口中,上一次穿成这样来这里的人一定没留下什么好印象。



沈巍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拎起皮箱,朝着小女孩消失的方向走进村里。



村里冷冷清清的,只有远山上的几户房屋炊烟袅袅。沈巍年轻气盛本不觉得冬天有什么,只是被这周围萧索的环境影响,竟然也感觉到这穿堂的北风有些寒意。



他隐约看见前方有一个背着柴火的瘦高身影走进了一个房门,于是急忙走了过去。



那房屋门没关,沈巍还没走近便听到了里面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许多孩童在兴奋的说着什么,倒是给这寂静的村庄添了一丝活气。



沈巍在门口望进去,看见了刚刚背着干柴的人被一大群孩子叽叽喳喳的围着,那年轻人在远处看还好,近处一看却是太过瘦削了,似乎随时会被后背上的重物压垮。



年轻人的头发像是很久没打理过,额前的刘海有点长,不过挡不住他微卷的发丝后清亮的眼睛和眼中亮晶晶的笑意。他一只手摸着围着他的孩子的额头,一只手解下背上的柴火,笑着说,“我就出去打个柴的功夫,你们就这么想我啊?”



被摸着额头的是刚才沈巍在村口遇见的小姑娘,她撅着嘴说,“怎么这么久,还以为不你回来了……”



那人“哼”了一声,在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不回来我去哪儿啊,谁管你们饭吃啊?”他见小朋友还是闷闷不乐的,于是拉着长音说道,“大小姐我错了,昨天下雨,我找了这么久的干柴很累的,你就别生气了。”



小孩子一听他累了,回道,“想什么呢,谁生气了,娘走的时候给我留的馒头还没吃完,我给你拿过来。”



“哎我不饿……”他还没说完,小孩儿就跑远了,他笑着摇摇头,嘀咕着“这么小脾气就这么暴躁,这以后谁敢娶”。



夕阳把远处的山头照的一片橘红,一副很温暖的样子。少年冲着夕阳微笑的深情就这样在映在沈巍的眼中,不知不觉间,他也跟着那人微笑起来。



“好啦小淘气们,快去洗手,一会儿开饭了。”他故意拍拍孩子们的头,看着他们嬉笑着跑到一旁后,自己才双手撑着腰站直。在他伸懒腰的时候,余光中突然瞥到一个身影,立在门口悄无声息的,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



“你是——”



沈巍刚才看着他和孩子间的互动,只感觉到一阵温暖流入心间,甚至不忍上前打扰,看到那人的目光后才觉得自己像是在偷窥似的,一瞬间脸有些发烫,连忙说,“在下沈巍,因为有事相问但又不想唐突您才在门口等待,十分抱歉。”



“沈巍?巍巍高山,绵亘不绝……好名字啊!”他走过去说,“不用这么客气称呼‘您’,叫我赵云澜就行,沈先生想问什么?”



沈巍托了下眼镜,笑着说道,“那您也直接叫我名字便好,我来这里是想问一下,请问这里缺教书的教师吗?”



赵云澜听后愣了一下,他上下打量沈巍一番,有些惊讶的说,“沈先生想在风塧村教书?”



在看到对方点头后,他微笑着摇起头,“你待不住的。”



“我不合适?”



“不是不合适,”赵云澜靠着门框,歪着头看着沈巍,“你呀,一看就适合在那明晃晃的大学堂里教书授课,而不是这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土坯房,你在这里我耽误不起。”



沈巍听后轻轻皱了下眉头,说道,“赵先生并没有耽误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赵云澜耐着性子说,”这选择呢,也有可能不合适对不对?“



谁知沈巍坚定的摇摇头,”选择而已,便是心之所系,行之所向,合适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



“啧,你怎么不明白,”赵云澜叹了口气,“你既然能在这个时候跋涉到这里,就说明家境还不错,这里吃不饱穿不暖的,你何必受这份苦呢?要我说,这民间疾苦你也看到了,也体验到了,趁早回吧哈,听话~”



沈巍听着那人轻浮的话,虽说感到不好意思,还是硬着头皮回道,“那赵先生,又是为何要吃这份苦呢?”



赵云澜本已打算回去,却被这句话止住了脚步,他回头看向沈巍,对方也会望着他,目光坚定的说,“我想,我心之所向应该和您是一样的。”



赵云澜看着眼前这个外表温润却也倔强的年轻人很久没出声,忽然,他低头轻笑一声,小声说道,“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你又如何会知道……罢了……”



赵云澜弯腰向前,于是沈巍的视线被一张灿烂的笑脸占据。他忍住没往后退,便听见那人轻声说,“沈老师,那你可就签了卖身契了,以后可得好好跟着我,任劳任怨啊”



“什……什么卖身契?”



那人看着紧张的咽着口水的沈巍,感觉有意思极了,心想哪怕对方以后受不了走了,有这样貌美的人在身边晃悠自己也不亏,又想到这人心思太过单纯,这里毕竟是乡野,自己以后得护着他不受人欺负才好。



他想着想着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逗你玩儿的,先说好了,能糊口就不错了,你可别想着工资什么的。”



沈巍笑着摇摇头,”钱财乃身外之物,我并不在意。“其实他这次出远门本是带着些许积蓄,只是一路上几乎都被他这个大善人散尽了,于是走到村子也只剩下一个手提箱和他作伴。



赵云澜看他说的一点都不勉强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出自真心,他抬了下下巴,问道,”你就想穿着这身儿教书啊?“



”我……“



赵云澜看着捂着衬衫领口低下头的那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大声坏笑出来,他一边往里走一边说,”沈老师快进来吧,我带你去换衣服。“









ps:文笔不好,大家老规矩随便看看,看完以后忘了就好 :p


评论 ( 10 )
热度 ( 14 )

© 居无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