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凉

人生太艰辛,自画方圆,果壳求乐。

【罗浮生x章远】在终点等我的人是你(上)(学霸和校霸?)

看到@小冬末大大的图突发的脑洞,于是本来想写早恋组的我要了授权写了校霸(好像也不是哭瞎(ಥ_ಥ)),不过也算是早恋了吼吼吼,umm所有的不适都是我的,所有的优点都是因为大大的图太美好,估计下一更完结。
真小学生文笔,绝对小学生文笔!!!大家随便看看就好哈。

在终点等我的人是你 by 言凉

1.

操场上斑驳的树荫间,是不知疲倦的蝉鸣,大声叫嚷着人们倦怠但又难以压制的精力。

不过,今天龙城高中高一七班的课间有些反常,没有叫喊着约着一起打篮球的男生,女生也都压低声音在走廊上闲聊,午休的时候更是没有一个人在班里。原因无他,全是那个经常神龙不见尾的罗浮生来学校了。

洪帮二当家的儿子睡觉,有谁敢打...

2018-08-19

【罗x杨】醉生(3)戏子,民国,车

汗又被屏蔽了(心酸的又!),放A03链接,之间ABO那篇没挂,打不开的小可爱换个浏览器试试?

PS不要嫌弃我简陋的题目,我实在只有等地铁的时候才有时间搞链接😂😂😂

我把链接也发评论了~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670323

2018-08-13

【胡杨x杨修贤】爱上双子座(上)

我错了,我一下子都删了(눈_눈)

爱上双子座 by 言凉

1 缺点

杨修贤的朋友很多,三六九等参差不齐。除了没几个真心的以外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点——

“你什么星座的?”

“双子吧。”

然后对方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一开始杨修贤没怎么往心里去,究其原因是他太懒,懒得问自己不怎么关心的事情,除非他闲得无聊。

于是,在实在闲的无聊的一天,他打开了度娘。

“双子男性格分析”的网页里密密麻麻写着许多杂七杂八的运势,他越过爱情运势和配对指数直接找到了“优点”这一栏,心满意足的看了起来。

思维敏捷,擅长策略,有领导风范——嗯,自己开了个小酒吧和画廊,也算有所成。

好奇心强喜欢刺激...

2018-08-08

为什么没有人写谢楠翔,明明他那么可耐!!!我还想写早恋组(゚Д゚)ノ!我还想搞韩神!我还想让裴公子破戒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的右手那么痛55555为什么我不能码字,我的脑洞都要爆出来了5555555在床上36式翻滚痛哭流涕(´;︵;`)

2018-08-05

【罗浮生x杨修贤】醉生(2)(戏子,二当家,民国)

这是一只梨花带雨的贤贤,最无奈莫过于本来想开车,奈何走了剧情。。。宝贝儿下一章一定让生哥好好疼疼你=。=

醉生(2)by 言凉

杨修贤刚清醒过来,就感觉到了脚踝上的触碰。抚摸他的那只手上有一层因为经常拿枪而生成的薄茧,被它留恋的皮肤躲闪般的抽动了一下。

罗浮生侧卧在床尾,像是要把它包围在床上,他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顺着那人细嫩的小腿向上摸去,即便感受到了他的抗拒也不恼,只是勾起嘴角含笑看着还处于迷蒙状态的杨修贤,仿佛在欣赏着绝世美景。

他看杨修贤渐渐从床头撑起身子,用低沉的声音说,“不再休息一会儿了?”

杨修贤也不看他,嗤笑一声,揉起了自己本来就像鸡窝一样的头发,“二当家啊,你这声音...

2018-08-04

【巍澜师生abo】你曾在我隔壁的班级【有车,有A转O设定,慎入】

⚠️此文含车!我都不知道我写了多少字,希望不会被屏蔽=。=

⚠️师生梗

⚠️赵云澜是a但由于意外被强制转o,无转化详细描述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90549

之前的同名两篇设定被我推翻了,但因为爱惜大家的评论没舍得删,如果大家喜欢,我还可以根据这篇写番外^ ^

2018-07-23

【巍澜】以父之名(中) (微暗黑,伪父子,伪欧风,超级ooc……)

本来想这次更完,奈何卡肉了==,下次吧,先让大家看看诱惑的澜澜……

以及我不玩儿微博,只有a03账号,大家下次发车的时候能看吗?


4


沈巍在酒店订房间的时候全程盯着地面,他能感受到自己脸上灼热的温度,也能想象到自己从脖子根儿红到耳尖的脸。当必须要接过房卡时,唯一的对视让他看到了前台女服务员意味深长的笑容。


得,现在自己这只大虾绝对熟透了。


他近乎自暴自弃的拖着赵云澜走进电梯。那人的身子软软的缠在沈巍身上,活像粘液不足的八爪鱼,胡乱的摸索着他的身体,手却止不住地向下滑。


他一开始还能用力搀扶着,直到那人无意间碰到沈巍下腹的敏感处,他才像过电...

2018-07-20

【巍澜】【吸血鬼巍巍x猎人澜澜】以吻封缄【3】(慎点!!!易精分!)

2


【古】


一阵兵荒马乱,沈巍和一老一少被一群身穿铠甲手持利刃的官兵围住,他们骑着高头大马,银枪直指三人,宛如狼群包围着猎物。


他们很快钳制住爷孙俩。沈巍则在身上挨了几下后被推搡到一边。


沈巍在大山里风吹日晒了上千年,要不是这衣服是当初昆仑给的,现在连叫花子也不如。再加上他看起来弱不禁风,官兵们根本没法他放在眼里,恨不得当时就从他身上压过去,快马加鞭到都城领赏。


“侠士!侠士救我!”老人慌张着说,“不,别救我,救少爷吧,我来托住他们。”


“不!救我爷爷!不要救我!我来托住他们!”孩童哭嚷...

2018-07-15
1 / 5

© 言凉 | Powered by LOFTER